被神秘男子啪后,下身竟湿了...



江城酒.店。

秦静昀急忙忙地顶着大太阳,从大宅赶到距离不近的酒.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虚脱了,真不明白什么事那么急非得找到秦静洳。

秦静洳是她的双胞胎妹妹,俩人除了穿衣风格和性格不同外,论长相可以说是十分相似,让人傻傻分不清楚。

秦静洳呢,也不知道来酒.店干什么,竟然开了二十层这么高的房间,难道真的是和谁开.房?

不及多想,秦静昀直接找到了酒.店的房间,推开虚掩的门,她似乎闻到了一股不太好的味道,心里忐忑了一下。

门一推开,她怔住了,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正光.溜溜地躺在床上。

那人俊美绝伦,对着秦静昀的侧脸如雕刻般精致,线条十分完美,高挺的鼻梁,麦色偏白的肤色如凝脂一样,柔和了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秦静昀看呆了,她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是一个容貌非常出众的男人,很好看,很好看……

她的脚步不自觉地往前挪,那是一张比女人还要出色的脸,却不会让觉得娘气,足以让所有的女人为之尖叫。

特别是现在这个样子……

男人干净的皮肤上充斥着淡淡的血红色,脸上带着红晕,别有一番韵味,而额头上的青筋和面部表情的扭曲,足以让人知道他忍得很痛苦……

这也让秦静昀止步了,不对劲啊,这分明是一张美男果图啊!

秦静昀愣了一会,瞄了一眼男人的下半身后立即后退,这才意识到自己走错了房间,赶紧转身离开。刚要把脚步踏出房门的时候,听见床上的男人一声怒吼:“秦静洳!你他.妈还真的敢来!”

秦静洳?

秦静昀愣住,这个男人认识秦静洳,她没有走错房间?但是秦静洳人呢?

她瞬间忘了要走,就这么傻傻地看着床上的男人,他身上的那种燥红明显是发.浪的节奏啊……

此时,男人坐起身子,恶狠狠地看着她,怒气更甚:“怎么?还看过瘾了是不是?秦静洳,你会付出代价的!”

就这么一吼,秦静昀确定这个男人肯定和秦静洳有关系!

这么痛恨的表情,秦静洳到底跟他发生过什么事啊?不行,得问问。

她一定得找到秦静洳。

她踌躇着走近了几步,越走近就越觉得这个男人快要吃了她,即便那张脸很诱或!

于是又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问:“你知道秦静洳去哪了吗?”

男人一听,虽然面红耳赤,却还是冷笑:“怎么?现在却想要跟我装吗?”

秦静昀皱眉,他把她认成了秦静洳?

心里小小有些不快,她一向讨厌有人把她和秦静洳混淆,却忘了自己该小心眼前这个随时有可能爆发的男人。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你到底知不知道秦静洳去哪了?”

男人起身,身上的被子掉落,狐疑地眯着眼睛看着她:“我比你更想知道秦静洳去哪了,你要不要替她服.刑啊?”

秦静昀吓了一跳,不太敢看他,却还是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还好,有穿低裤,可她却觉得男人像是要扑过来的样子,小声嘀咕:“你不知道的话也没事……我走了!”

这样的确是怂了点,可面对那么一个豺狼虎豹,真的是吓到了啊……

秦静昀刚一转身,就听到身后一喝:“站住!”

还没来得及反应,手就被男人拉住,拽了过去,而这时也好死不死地突然来了一阵风,门“碰”的一声,关得严严实实的……

秦静昀在心里叫苦,总感觉在劫难逃。

她一下子被甩在床上,男人只是嫌恶地与她保持距离,眼底似乎还有某种怀疑。

“怎么?你不是一直想爬上我的床吗?”男人冷笑,眼里满是嘲讽,依旧喘着粗气。

秦静昀很生气,就这么被重重地摔在床上,腰都要断了,秦静洳是怎么惹上这么一个发.情的男人!

她看了一眼男人,那张脸……真的很帅,可是就现在来讲,她有些后怕,还是赶紧解释清楚逃离这里吧!

“那个……我真的不是秦静洳,我还有事,我先……”

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睛,狐疑:“你真的不是秦静洳?”

说着,他的身子又逼近了点,秦静昀伸出手想要防止他继续逼近:“离我远点!我真不是!”

没想到她的抗拒却引来男人一阵发笑,他相信了她不是秦静洳,原本隐忍着的玉火开始热烈地燃烧起来。

他直接伸出手握住秦静昀的,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精致美丽的脸,“好极了,不是秦静洳那作死的女人就好。”

被男人钳住双手,下巴也被他捏得发疼,秦静昀极力挣扎,却感觉男人湿暖的气流拂过她的脸,还有那阴狠的一声:“自认倒霉吧?”

“混蛋,你放开我!”秦静昀气急,心里慌得不得了。

这一骂没有惹怒男人,却仿佛激发了他,心中的玉火更是熊熊燃烧,他实在不想再隐忍下去。

于是,他没有再控制自己的玉火,更加放肆地施加在秦静昀身上。

他抱住她的头,薄薄的嘴唇覆盖上去,忘情地吸允着她的气息,体内早就想爆发的玉望让他即刻想在秦静昀身上得到慰藉。

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无论她怎么挣扎也只是做着无用功,她被男人弄得满脸通红,身体也开始起着反应,可理智让她不敢沉迷其中。

男人的技巧实在太好,他灵巧的舌尖熟练地挑逗着她的舌头,一会深入,一会儿缠绕,没一会儿便让秦静昀晕晕乎乎,整个脸也不自觉红了起来,而后开始拼命反.抗。

“混蛋!你放开我!我要去告你。”

突然间,男人居然真的放开她。当秦静昀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突然间又被粗暴地扔在了床上,愣愣地看着男人,他又不由分说地压了上来……

他的温度烫得吓人,却在她冰凉的雪肤上得到了慰.藉,他传递给她热量,两个人之间的温度不断上升着……

一时间,外面春光明媚,里面春光乍泄,两个交.缠着的身影,一个放纵,一个挣扎却无用……

秦静昀果真的是倒霉了,也果真是晕了。

醒来竟然是第二天早上!

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后,她就一直处于懵懵的状态,自己不会是在做梦吧?

当她看到自己身下的腥红时,瞬间清醒,仿佛坐了过山车一样,心情一刹一刹的不一样,懊恼!气愤!心塞!

自己居然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夺了处.子之身!

旁边的位置早已空空如也,一点男人的踪迹都没有,她不禁懊恼,昨天那个男人不会是把她当作秦静洳然后恶意报.复吧?!

恶.劣的男人!

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竟然替秦静洳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可那个男人是谁呢……她都不知道!

烦躁地要起身,身体的酸痛让她感觉整个骨头都要散架了,余光瞥见旁边的一个字条,她的整个脸都阴了。

只见纸张上几个飞扬的大字:我们来日方长。

她嫌恶地把纸张撕掉,突然间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有些心虚地接起电话:“妈?怎么了?”

对方传来一声急促,十分焦急:“小昀啊,你怎么都没回来啊?你.爸爸生病住院了,现在连静洳都不见了啊……”

秦静洳真的不见了?她隐隐感觉事态不妙,绝对没这么简单!

她赶紧说道:“妈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就去医院。”

挂掉电话,秦静昀赶紧穿上衣服,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一切都那么猝不及防,没想到几天没见,她的父亲就这么昏迷不醒,而她一向敬而远之的爷爷秦木生也破天荒地出现在了医院,但是秦静昀知道,他是为了秦静洳而来。

“妈,爸怎么样了?”她只是简单地朝秦木生俯首一下,就略过他问妈妈。

秦妈妈许琴一脸忧虑,摇摇头:“你.爸他还没醒,静洳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已经快两天没看到人了。”

秦静昀陷入沉思,秦木生最紧张秦静洳,她人丢了,秦木生一定用尽全力去找,而现在竟然会来医院,难不成秦静洳真的失踪了?

秦静昀想安慰妈妈说秦木生一定会找到的,旁边的秦木生此时开口了:“小洳失踪了。”

秦静昀只是抬抬头,没有太大的惊讶,一言不发。

在她的脑海里,秦静洳是一个典型的娇纵大小姐,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也经常因为小小的事就闹脾气,这也是她们之间的最大区别。

秦静昀不说话,确切地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难道要她挖地三尺去找出秦静洳?这种事情她所谓的爷爷秦木生不应该更加擅长吗?

秦木生也不在意,对于秦静昀的冷淡,他已经习惯了,他也正是不喜欢她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淡和倔强。

他开口:“公司不能没有你妹妹,所以,你得帮忙。”

公司不能没有秦静洳?

秦静昀觉得可笑,谁不知道在秦静洳背后操控的那只大手是他的,要不然,靠秦静洳的本事,一个经理她都混不下去。

“公司这件事情,我爱莫能助。我想爸爸也快醒来了,到时候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她礼貌地微笑着,毕竟眼前这个老人曾经把她和妈妈逼到绝处,而他的公司她不感兴趣。

“不,只有你能够帮忙。”秦木生坚持,声音很坚定也很威严。

秦静昀低眸,她可没听错,秦木生说的是帮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拒绝没用,她干脆不说话。

秦木生继续说:“我要你出任公司总经理,来稳住局面。”

秦静昀有些狐疑,秦木生要她出任总经理?可是转念一想,肯定没那么简单。

果然,秦木生的下一句话让秦静昀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开始冷笑。

他说:“以小洳的身份。”

所以说,要她顶着秦静洳的名字出任总经理?

秦静昀觉得可笑,要她捏着性子学秦静洳娇纵?不好意思,她不会。

“不好意思爷爷,这种事情我不擅长,还有妹妹估计很快就会回来了,您不用太担心。”

她拒绝得很委婉,起码她觉得很委婉,但是秦木生的脸色还是垮了下来。

“你姓秦,是秦家人,现在家里出了点事,难道你就不肯答应帮忙吗?”秦木生看似在问她,眼里闪过的凌厉却让秦静昀看得清清楚楚,他不是在问,而是提醒这是她的义务。

可是那又怎么样?父母离异,秦家的一切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跟她毫无瓜葛,更何况是当替补这种事。

还是得顶着别人身份的替补。

她静静地看着秦木生,没什么反应,缓缓开口:“不是肯不肯的问题,这种骗人的事情我真的不擅长,爷爷还是另想办法吧。”

眼神清明地告诉秦木生,如果他再问,也还是同样的回答。可是秦木生是长辈,他有属于自己的尊严,他看了一眼秦妈妈许琴,

随后,一旁的许琴拉过秦静昀的手,语重心长地道:“小昀啊,要不你就答应下来吧,现在你爸爸昏迷不醒,公司肯定会乱的。”

秦静昀在心里叹口气,看着自己的母亲:“妈,静洳的事情爷爷会处理好的。”

“可是静洳现在根本找不到人,如果让人知道,公司肯定会更乱的,你希望你爸爸醒来的时候公司已经面临破产吗?”秦妈妈脸色担忧,额上和眼角的纹路是岁月无情伤害的痕迹。

“不会那么严重的,有人比我们更紧张公司。”

“可是这是我们能帮的,我希望我们能够尽我们所能地帮助他们,静洳丢了,我也很着急。”

“妈,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这么挂记着秦家,难道你都忘了当初那些事情吗?”秦静昀很烦,以至于把心里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可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秦妈妈的脸色一变,带着伤心的色彩,仿佛被勾起不好的回忆,秦静昀懂。

她赶紧道歉:“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我只是不太想掺和这些事情……”她瞄了一眼秦妈妈的表情,最终卸下阵来,“好了,妈,我答应你。”

秦妈妈的脸色终于变好了,她抬头有点欣喜:“小昀,妈知道你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女孩。”

秦静昀走到秦木生前面,缓缓开口:“我答应你,不过只在秦静洳失踪这一段日子。”

秦木生满意地一笑,这无疑是他最乐意看到的,秦静洳再怎么依赖他,听话,她始终没有一个适合从商的精明头脑。而如今聪明的秦静昀为他所用,并且还是以秦静洳的身份。

最近一天很不愉快,先是丢了身子,再是丢了身份。

她真不知道以后出去别人问她是谁的时候,她是不是应该都说她是秦静洳,那万一别人问,秦静昀去哪了呢?

失踪了?不,她就是秦静昀。

第二天。

秦静昀上任的第一天,不知道秦木生是不是故意的,头一天就丢给她一个需要应酬的大案子。

她接过案子的时候,还听到旁边的职员在小声地唏嘘。

“没想到董事长真的把这么大的案子给她啊……”有一个人很惊讶,赶紧跑过去跟另一个人八卦。

“那是当然!她可是董事长的孙女。”说话的人一脸愤慨,觉得不公平。

另一个人却抓住了重点:“可是你没发现这次很奇怪吗?董事长竟然不是要她坐享其成,而是要她真枪实弹地去谈判啊!”

随即,就是两声附和:“也不怕搞砸了……”

秦静昀顿住,她冷冷地瞥了一眼那几名职员,那几名职员赶紧散开。

虽然说那些人是在讲秦静洳,可是秦静昀也觉得心里不舒服,毕竟秦静洳到底也还是自己的妹妹。关于刚刚的举动,她并不觉得不妥,因为秦静洳比她还讨厌受人议论。

“经理,三点谈判,我们什么时候要去……”助理有点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秦静昀看了看手表,两点半……想了想,她说:“现在去。”

助理愣了一下,这不是经理的一贯作风啊……不是平常都喜欢迟到吗?

助理尽管疑惑,却也不敢多问。

秦静昀不是第一次谈生意,所以她并不紧张,到达目的地之后,她走进去时都听见有人在唏嘘,在这样的场所,也不知道是唏嘘她的容貌,还是能力。

她悠闲地等着电梯,当电梯门开了的那一刻,秦静昀呆了……

只见电梯里站着一个男人,身材修长挺拔,脚步很轻,走过来的时候,散发着一股风骚的气息,而那张脸……

她太熟悉了!

棱角分明的五官却有着柔和流畅线条,麦色偏白的肤色,那薄薄的微微翘起的嘴唇……

虽然脸上没有那惑人的红晕,但这张脸也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他是昨天那个男人!那个占了她身子的男人!

秦静昀心里翻腾着隐隐的怒气,她控制着自己,否则难保她不会就这么冲上去踢他一脚!

愣在原地好久,电梯里有一个人开口:“小姐你进不进?”

她回过神,眼见着原本低头看文件的男人就要抬起头,她赶紧说:“不用了。”

随即她走向了旁边的安全通道。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等着电梯门关了,她又重新开始等电梯,她才不会爬楼梯,十楼的高度,腿还不得废了。

一路上去,秦静昀的心情还是没有平静下来,旁边的助理也不敢说什么。

到了包厢,对方竟然还没来,秦静昀坐下来翻了翻杂志,顺带喝咖啡,脑袋里还带着那个男人的身影,不由得十分烦躁。

直到三点整,还是没看到对方来,秦静昀更加烦躁,开始看对方资料。

傅谨萧……好像很耳熟。

印象当中,好像曾经从秦静洳口中听过他的名字……

五分钟过去,那人还是没来,当秦静昀不想再等下去的时候,门口悠悠地走来一个男人。

她愣了,一阵头皮发麻,这谈判的人竟然……还是刚刚那个男人!

她怔怔地坐在椅子上,紧紧地盯着不断走近的男人,忍着心头不断涌上来的异样感觉,紧紧地盯着!

她现在是不是应该上去踹一脚,还是落荒而逃?还是上去要他对自己负责?!

说实话她是想逃跑地,可是,明明是他占了自己的身子!

没想到冤家路窄,竟然在今天一下子两次看到他,好想揍他!

盯着他,仿佛要在他的脸上烧出一个洞来,虽然那张脸真的很出色。

突然间,秦静韵发现男人看着她的眼神是十分不屑的,还带着一点点嘲弄,嘴角轻提,挑眉看着她。

她猛然发觉,她现在是秦静洳啊!

这个男人应该还是把她当做秦静洳,并没有发现端倪。

以她的观察,这个男人应该对秦静洳很不屑...当时还以为她是秦静洳的时候也只是冷嘲热讽,并没有扑上来,貌似是最后她极力否认之后,男人才扑上来。

不行,事情还没明朗之前,还是静观其变吧。

傅谨萧不屑地看着秦静昀,以为她是秦静洳,又见她一直看着自己,于是开口讽刺:“刚刚还没看够吗?”

秦静昀一惊,刚刚?原来这个男人刚刚有看见她啊……那也应该知道自己是故意躲他吧?

不管怎么,她微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听,傅瑾萧冷笑:“怎么,觉得可惜吗?”

这么没头没脑,突然间又说了别的话…

她回神,皱眉:“可惜什么?”

傅谨萧冷笑,却也在好看的脸上留下一道迷人的色彩:“可惜昨天白费了一阵忙乎,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

秦静昀一愣,满脑子都是傅谨萧的话,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种话...

她想了想,只有一种可能,傅谨萧肯定知道昨天跟他发生关系的不是秦静洳!所以才会说秦静洳白费一场忙乎,就这点来看,她已经完全不需要紧张了,反正她现在顶着的是秦静洳的头衔。

“我并不可惜。”她淡淡地回答,悠闲地给自己又倒了杯咖啡。

“哦~”傅谨萧狐疑地看着她,不屑道:“那你刚刚在想什么...”

傅谨萧并不是真的想知道,他只不过实在厌恶昨天秦静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就他当初的话来讲,秦静洳会付出代价的,而他的冷嘲热讽还只是代价中的冰山一角。

秦静韵看着他,放下咖啡,也学着他的冷嘲热讽,反呛了回去:“我只是在想,堂堂傅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也会迟到...五分钟。”

她刚刚分明在电梯里看到了他,他也比自己先上了电梯,竟然还迟到了,不用想也知道是故意的。

傅瑾萧一愣,狐疑地眯起眼睛,目光好像要看透秦静昀,他悠悠地开口:“迟到是我的错,不过就秦经理当初的做法是否应该先道个歉。”

当初的做法?秦静昀皱眉,不会是昨天发生的那件事吧?可是她是秦静昀,鬼知道秦静洳做过什么,她礼貌地一记微笑:“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跟傅总谈生意,而不是聊天。”

昨天那件事情,她比谁都不想提起,无论是谁理亏。

“秦经理,你今天很反常?之前的秦经理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秦静昀抬头,有点慌,难道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可是也不能就此乱了方寸,她收起原先有些无所谓的态度,换上了一个缓和的笑容,眼睛紧盯着傅瑾萧,说:“那,之前我是什么样的?”

傅瑾萧一看她的变化,笑着摇摇头,嘲讽:“之前什么样,不用我说吧……只是,你也不用装了,这副正经的样子也实在会把你累着。”

秦静昀脸色一僵,感觉自己被耍了,装也不是,不装也不是,到头来还不得接受这个男人的冷嘲热讽……

嘴真够毒,不过他说对了,她装的的确很累!

但她也只能礼貌性地一笑,拿出了原先准备好的文件,开始入手正事。

傅瑾萧看着她,心里有些疑惑,虽说他对秦静洳的印象不多,但也清楚那是一个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什么都敢干的千金大小姐,敢作也敢装。

想到昨天被秦静洳下药的事,他的心又止不住地阴狠起来,这笔生意,还只是开始。

“傅总,请你先看看我们的策划案,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谈谈签订合同。”

“策划案?你弄的?”

秦静昀想点头,可是又想到以秦静洳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弄出这种策划案,可是……这明明是自己花了几个小时弄出来的,秦静昀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她看着傅瑾萧,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这是大家一起努力出来的成果。”

傅瑾萧意料之中地笑了笑,像不屑,又像审视,左右秦静昀也不想去揣摩他的意思,她自动掀开文件,摆在了傅瑾萧面前。

傅瑾萧睨了她一眼,故意挑刺:“这个策划案不行。”

秦静昀皱眉,有些不舒服,“哪里不行?”

“这个策划案太过大胆,你怎么保证我们投入这么多资金,而不会亏?”傅瑾萧表情严肃,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助理曾经说过秦静洳不乐于参加商业活动,更对从商概念一窍不通,这个策划案,就算她说是她做的,他也不信。

只是,眼前这个女人,好像怪怪的。

秦静昀听了之后,只是皱眉,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她直接开口:“傅总,这个策划案是专门针对我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计划,关于产品的大资金投入,我觉得没有问题,如果你有仔细看下面的方案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傅瑾萧貌似真的刚发现一样,拿起策划案,开始翻阅,其实他早就发现了,可他还是假装疑惑的问,有点玩笑:“哦~你说说看。让我听听有没有道理。”

秦静昀淡定从容:“如今的市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网络市场,一部分是实体店市场,但是有一点都差不多,就是大都以女性顾客为主,贵公司的几个网络平台庞大,基础好,对于女性顾客的吸引力已经足够大,这次我投入大了,自然利润也就更大。”

傅瑾萧有点意外,不明意思的一笑,把策划案扔在了桌上,文件刹不住车,直接滑落到了秦静昀的腿间,差点掀开了她的短裙。

即使穿着安全裤,秦静昀也还是觉得十分不爽,这个傅瑾萧实在难搞,快点谈完最好,她可不想继续纠缠。

傅瑾萧玩味的一笑,却有几分赞赏:“没想到你还挺有能力的。”

秦静昀充耳不闻,直接把合同摆在了傅瑾萧面前:“如果可以了,请傅总签字吧。”

傅瑾萧笑了笑,没有动笔的意思,而是一副为难的样子:“策划案是不错,可是还是需要冒险,这个合同,我还得思考一段日子。”

秦静昀感觉自己整个脸都黑了,这是人说的话吗?傅瑾萧的大公司什么险没冒过,那这么一句话搪塞,分明没有诚意。

秦静昀迅速整理好文件,起身时,潇洒地甩了一句:“那傅总慢慢考虑,我们先走了。”随后,留下一道靓影。

无疑这也是傅瑾萧没想到的,他有些惊讶,也觉得他眼前的“秦静洳”有些奇怪,深深地皱起眉头,难道是欲擒故纵?

他忍不住嗤笑,忽然仿佛反应过来,冷着脸对身后的助理说:“去酒店查查秦静洳给我下药之后的走向。”

“是。”

速度很快,傅瑾萧刚要走出酒店,助理就传来消息:“秦静洳当天出了酒店之后就不知去向,也没有回秦家老宅。”

傅瑾萧狐疑地眯起眼睛,不知去向?今天却蹦出来一个性情全变的“秦静洳”?有问题。

他不禁想起昨天那个跟秦静洳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她应该是秦静洳的姐妹吧?

“秦静洳有没有什么姐妹?”

助理回答:“有,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叫秦静昀,不过因为父母离异,两个人没有住在一起。”

傅谨萧勾起嘴角,晕开一抹暧昧地笑,秦静昀是吧?

我们来日方长。

在傅谨萧那吃了钉子,秦静昀打算发力打好其他的案子,当她打算选择目标公司的时候,才发现原始积累的案子,还没解决的就有好几个。

秦静昀整个人都要晕了,不带这样的吧...

真不明白在秦木生手底下长大的秦静洳到底是怎么打理这些的...

于是接下去的几天,她除了谈生意,还是谈生意,所幸,没有再遇到像傅谨萧那样难搞的人,她很顺利。

“华天的案子怎么样了?”这么多的案子里,就华天公司的案子最难搞,也是秦木生最关注的,他不得不问。

“已经提上日程了,估计明天就会签合同。”秦静昀淡淡地说着,整理着手里的文件,像是她的一贯动作,静静地坐着太过奇怪,有点东西拿,她会比较自在。

“嗯,不错。”秦木生点点头,很满意。

秦静昀有点疑惑,秦木生竟然没有问起傅氏集团的案子,每一个案子对于傅氏集团这个大公司来讲,都是小巫见大巫,而他竟然没有让她继续跟上。

为了解开心里的疑问,她开口问:“傅氏集团的案子呢?”她并没有说自己当初直接离开的事,而且旁敲侧击的问。

秦木生有些疑惑,“那个案子四天前就已经签约了,你不知道?”

秦静昀惊讶:“已经签约了?”

四天前就签了?明明就是她跟他谈判的那天!

明明说了不签,却在背后又签了,他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吗?

心里小小不爽,实在是个难搞的男人。

“静昀,傅家是我们最大的财主,我希望你能积极点和傅谨萧接触。”秦木生看着她,有些严肃。

秦静昀低下头,整理着文件,心里冷笑,不就是想在这段时间好好利用她吗?傅家那么一大块肥肉被他吃了一次,竟然还不满足。

突然间一名助理跑了进来:“董事长不好了,网上突然传出了总经理失踪的消息!”

说完,助理还特地瞄了一眼秦静昀,几分怀疑。秦静昀有几分震惊,却也只是静静的看着。

秦木生立即暴怒,拐杖狠狠地杵着地板:“是谁放出了这样的消息!”

助理哆嗦着:“我也不知道,现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股价突然间跌了好多,许多人都在抛售股份。”

秦木生思索一番,猛的对秦静昀说:“你现在立马准备开一个发布会,对外声明小洳没有失踪。”

秦静昀抬头,貌似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不过她对这个发布会不报太大的希望,毕竟人爱猜忌,就算真正的秦静洳站了出来,大众也会继续猜疑。

秦静昀点点头:“好,不过我提醒您一句,这件事情一定是你身边的人泄露出去的。”

秦木生脸色沉重,对现在的情况显然十分头疼,疾步离开。

发布会很快就提上了日程,可是当秦静昀要准备上台发布声明的时候,突然间瞥见不远处的傅谨萧,男人嘴角带着笑,仿佛等着看好戏。

她有些忐忑,这个男人竟然在这里看好戏...

因为傅谨萧的存在,发表自己就是秦静洳的声明时她显得有点心不在焉,而这样的情绪在媒体眼里反倒成了目空无人,也让大家觉得那个娇纵的秦静洳似乎没有失踪。

一时间情况缓和了许多,股价也在慢慢回升,秦木生的眉头果然舒缓了许多。

可是回转只是一时的。

没过几天网上关于秦静洳的报道越来越多,更有人挖出了秦静昀,并对比两个人之间的不同。

一时间,大家又议论纷纷,对这对双胞胎起了兴趣,更有人开了脑洞,说两人身份互换了。

秦静昀看着这样的报道,竟有点想笑,这还真的不是脑洞,是事实啊!

秦木生板着脸,冷冷的看着秦静昀,发布会虽然开了,但效果甚微,公司的情况仅仅只是好转了一点,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看着股票下跌,他的心都在滴血。依着他之前的性子,怎么能忍到现在?他大步走到她的跟前,语气严肃的说道:“公司情况还是那么糟,我希望你能够把傅总约出来,只要牢牢抓住他,公司就能度过这个难关。”

秦静昀静静地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爷爷,要怎么抓住?”

“只要能跟傅家联姻,一切就都会有好转。”秦木生语气生硬,老脸一摆,固执的让人头疼。

秦静洳低眸处理着自己手头的文件,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家中,整个文件都皱了起来,联姻?是他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她总归也不是秦静洳,现在要她替她嫁人?这是什么道理?

再者说,就算是以她真是身份而嫁给傅瑾萧,她也是十万个不乐意!

可秦木生咄咄逼人,硬碰硬根本没有好处。

她冷声道:“爷爷,我不是秦静洳,也不会跟她一样巴巴地想要嫁给傅瑾萧,如果你实在不相信我的实力,你可以放弃你的计划,我也很抱歉。”

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彻底激怒了秦木生:“现在我说的话都不顶用了是不是?看爷爷年纪大了,就说不动你?”

老爷子气得指着她吼着。秦静洳放下自己手头的工作,转身,眼神清澈的瞥了他一眼:“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现在,我想先处理一下这份文件……”

“都这个时候,把傅谨萧拿下来比处理什么文件都管用!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一定要说服他答应跟秦家的联姻。”秦木生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明显被她气得不轻。

秦静洳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待在旁边轻轻地耸肩,不答应也不拒绝,态度上恭恭敬敬的,但是老爷子依旧很不满的冷哼一声。但是就算秦木生再厉声严辞,秦静昀也好像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样,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秦木生无法,只能拄着拐杖气哼哼的离开。

秦静韵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的再去招惹傅谨萧那厮,现在她这就是羊入虎口……她一个激灵,果断放弃这个念头。

等到秦木生问起来再说,这件事能拖一时是一时,秦静韵心安理得的继续工作,整个办公室,安静的听见她笔尖在文件上沙沙沙的声音。

认真的侧颜看起来格外迷人。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性感,女人也不差。只是,好运气总不会眷顾她。

夜幕低垂,秦静洳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脖颈,刚转了转脖子,电话响起来:“喂,您好,我是秦静…洳!”懊恼,果然不适应!

电话那头,冷冽之中略带一丝嘲讽:“怎么?这么快就听不出来我的声音?”

听到这里,她哪里会不知道是谁。眉头微皱,有些无奈的说道:“傅总,您……您有什么事吗?”

眼神中饶有兴味的闪过一抹精光,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看来,还是他太心慈手软。

傅谨萧略带低沉的嗓音响起:“哦?傅总?这个称呼……从你口中说出来,倒是有点意思。今天晚上,过来一起吃饭。”

秦静洳心里一顿,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刚走一个秦木生,又来了一个傅瑾萧,他到底有什么事?

“我可能会没有时间……”秦静昀习惯性的委婉拒绝,可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

“我知道你有时间,而且,这可是秦董事长盛情邀请的。你最好不要拒绝。”

秦静昀朝天翻了个白眼,秦木生手脚倒是快啊。

算了,她现在是秦静洳,没什么好怕的。她声音甜美的回应道:“好的,那就今天晚上。”

傅谨萧不置一词,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越来越期待晚上的饭局。

夜色刚起,天空中星辰点点。姣好的月光下,美酒美食应有尽有。

即使要参加傅谨萧的饭局,秦静昀也没有太在意,随便穿了一席小礼服,但无奈硬件太好,洁白的裙摆衬得她格外的仙气十足。

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一般倾泻而下,又长又直的铺在身后。她化了淡淡的妆容,不至于太过隆重,又不失体面。

傅谨萧派人过去将她接过来,待到她下车,管家上前禀告:“少爷,秦小姐到了。”他微微抬了眸子,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坐着,能很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况。只见,秦静昀精致的小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怠慢”而露出怒色。

越冷淡,就越不正常,他倒希望如此。

端起手边的玻璃杯,抿了一口水,压了压心头的燥热,起身出去。而秦静昀进来之后,只是两眼扫了一下身边的环境。

今天的晚宴设置在园中,不仅仅能欣赏这边的风景,还能让她看看傅家的实力。秦静昀在心中,自然有一番计较。

把宴会设在自己的别墅?未免太过奇怪。

秦静洳被管家带到餐桌前,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傅谨萧笑意微扬,眼神略微凝视了一眼眼前的女人。大步走上前,声音冷冷:“秦小姐真是准时。”

“傅总,准时是最基本的礼貌好不好。”她脸上依旧保持着甜甜的笑意。

傅谨萧眼神微冷,手指敲打着自己手中的杯子,饶有兴致的说道:“看来,秦小姐这是在怪我迟到了。”

“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不在意。”她扯开一抹真诚的笑,却把那天他迟到的事又说了出来,隐隐有几分无奈,和故意埋汰。

傅谨萧眼神微眯,听着她话里的埋汰笑了笑,却又转开了话题,冷冷的说道:“秦小姐一向不是这么敢做不敢当的人啊。”

听着他话中暗藏的玄机,不过就是在拿着那晚的事情说事儿罢了。还真是不能跟他玩儿语言游戏。

吃亏的还是她,秦静洳脸色依旧笑眯眯:“傅总说笑了,咳咳……我们可以开动了吗?”

为了不跟他再绕来绕去的,她果断的选择了最保险的。自己好好吃饭,这总可以了吧?

她话音刚落,还想着傅谨萧会有什么回击,没想到他难得的“嗯”了一声。她微微一愣,不自觉的拿起自己的刀叉。

傅谨萧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听说你最喜欢82年的拉菲,尝尝吧。”一边说,一边为她倒了半杯红酒。

望着自己面前的红酒,她在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挖坑给自己跳呀,没想到还有这一手等着自己。

秦静韵微微一笑,刚要端起手边的酒杯。就见到傅谨萧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傅总,不好意思,我只是喜欢收藏红酒,但是并不喜欢喝。”

说完,刚刚要端起来的酒杯,又放了下去。从小跟秦静洳一起长大,对于她这点小癖好,她还是很清楚的,秦静洳酒量并不好,并不会在公共场所喝酒。

只是不知道傅谨萧究竟调查到什么地步,总不至于所有的都知道?秦静韵的心里打着鼓,但是表面上依旧是云淡风轻。

仿佛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傅谨萧眼神中深意更甚:“原来是这样啊,既然这样,不勉强。”

秦静昀心头刚刚松了一口气,面前就被夹来一块鱼肉:“这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鱼,尝起来味道很鲜,试试看。”

又来?!她在心里默默腹诽着,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难得能好好吃一顿饭,一定要搞得这么复杂吗?

她依旧面带微笑:“额……不好意思,我也不吃鱼。我对鱼肉……过敏!”眼神中依旧带着甜甜的笑意。

“哦?我这又是好心办了坏事?没想到秦小姐这么讲究。”傅谨萧眼中的嘲讽更甚。一边眯着眼睛,一边擦了擦自己的手。

这时候,她才好好观察了一眼自己眼前着一桌子的菜品。不看不知道,看来,还真是为了“她”精心打造的晚宴。

处处都是“陷阱”啊。这傅谨萧为了让自己露出马脚,也是费了心思。

心思真是缜密,只是,这些在她面前都是小意思而已。

傅谨萧见着她从容的样子,眸子微抬:“这些就没有秦小姐喜欢的吗?”

语气轻扬,很随意的问出这一句话。

秦静昀淡淡的回答:“也不会啊,这不是有我最爱的奶酪嘛,看来,傅总还是很贴心。”

说完,伸手夹了一块奶酪放在自己的盘子中。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高手过招,招招毙命。

她低头吃起了奶酪,却觉得有点难以下咽,太甜了吧...

朝自己翻了个白眼,自己挖的坑,怎么也得填完啊。

傅谨萧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很快敛去自己的情绪:“秦小姐觉得怎么样?”

她抬起头:“嗯?”

“这个奶酪我特地让厨师弄的,加倍甜,所有的甜料都放了两倍,没想到秦小姐还很爱吃呢。”他看着她,隐着笑意。

秦静昀整个脸都僵了,敢情这是耍她啊...欺负她少吃奶酪,又不敢问?

隐去心里的怒火,她微笑:“我觉得,挺好。”

一句挺好,咬牙切齿。

满意地看着她的模样,傅谨萧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开始在她面前吃起了,目前她碍于身份不能吃的。

幼稚。

小小在心里低估了一声,她也安静地继续吃。在她脑子里,傅谨萧一向都是腹黑冷酷的代名词,所以,她时时刻刻都让自己保持冷静,绝不能被他忽悠过去。

这顿饭吃的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时不时的还要被他试探一番。她有些兴致缺缺,只是挑着“秦静洳”喜欢吃的,默默地埋头苦吃。

想要尽早结束这顿尴尬的饭局,眼神瞟着对面的傅谨萧。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就连吃饭都是极为优雅。

难怪这么多女人为之痴迷,也没有白瞎了他的好皮囊。但是更多的,傅谨萧在她这里就代表着危险。

用餐完毕,秦静韵轻轻地松了一大口气,总算是吃完这顿饭,自己也能回去交差。

刚想要告辞,还没张开口,就听傅谨萧开口,“走吧,我送你回去。”说完,直接留给她一个高大的背影。身后的秦静昀小脸上的笑意微僵。

来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积极啊,不就是还有一段路吗?难道还要试探自己?

好,她忍!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意,她慢慢地跟在他的身后。

车子很快开了出去,傅谨萧深邃的眸子盯着前方,她只是佯装着睡一会儿,车厢内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原本两个人就没什么好说的,不掐起来就已经够好了。何必要再“互相折磨”呢?秦静洳内心一万个不乐意。

傅谨萧声音冷冷的忽然在她耳边响起:“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嗯?”他的尾音微微拖长,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秦静洳坐正了自己的身子,眼神清澈的盯着他:“傅总,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明白。”

装傻谁不会,她现在最擅长的就是这个。

傅谨萧看着她就这么睁眼说瞎话,倒也不气恼,眼神魅惑的接着说道:“秦小姐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这一回,秦静昀索性不接话。只是露出淡淡的笑意,不慌不忙的样子,倒是显得他有些咄咄逼人。

车子很快开到秦家,两个人下了车,她便想要进去。刚下来,被他一把攥住胳膊:“秦小姐好像很排斥跟我接触?”

一边说着,一边靠近着她,压迫性的气息袭来。秦静洳连连后退,眼前男人英俊的脸庞不断放大。

“你……你离我远一些。”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小脸瞬时间就红了起来,不由得眼前浮现出那一晚他精壮的身材。

一晚上也没见着她这么破功的样子,傅谨萧在她的身上打量来打量去。最终站定自己的姿势,两个人距离很近,说不上来的暧昧。

只是秦静洳还没想多少,就见着他突然俯下身子。充满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怎么,难道你忘了那晚……”


下一篇 : 雪弗兰最新资源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