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推理,终生入坑



真正接触推理小说,还是几年前课堂上的一个读书推荐环节。
 
有人推荐了《嫌疑人X的献身》,我倒是知道东野圭吾(想不知道都难),但是却是第一次听到“本格推理”这个词。
 
到今天,我看的推理小说不超过十本,但好像也只有一个是正了八经的本格推理,名字忘了,是个什么馆,就是所谓的“暴雪山庄模式”,类似于阿婆的《无人生还》,密闭空间,一天死一人,大概这样的设定。
 
那本什么馆,真的是很败好感,板着面孔,正襟危坐,一板一眼地推理,关键人都是符号化和僵的,推理小说不是数学公式的推倒,故事的严谨性固然重要,但没有鲜活人物形象的存在,也是无聊而无趣的。
 
看完了《嫌疑人》,又看了《放学后》和半本《白夜行》,还有一本不算推理范畴的东野的书,《解忧杂货店》。
 
开始有意识,有兴趣地看推理小说,还是重新注册了豆瓣的事儿。
 
我发现豆瓣上好多人都看日本的推理小说,渐渐的也开始知道,日本推理小说是一支庞大的创作队伍,各具特色,各具魅力,远远不是东野圭吾一人。
 
我第一个追看的作家,是西泽保彦。
 
去年,他有一本在豆瓣上很火的书,叫《解体诸因》,看完给了四颗星,评语是这样,
 
作者是六零年的,笔风却像个顽童,
 
在后记里自己都说,逻辑是杂技式的,搞笑的盛装游行,
 
小说还是很正经的,嗯,推理正经,但动机都很脑洞,
 
但剧本写得也是太欢脱,
 
封面的这个小熊故事,还是蛮温暖的。

 
《解体诸因》是一个短篇小说集,妙就妙在,在最后一个故事里,用一种很巧妙的方式把前面几个看似不相干的故事串在了一起。
 
我喜欢的是他讲故事的方式,用一种吊儿郎当的,毒舌的,吐槽的方式来写推理小说,推理的内核还在,但外表非常平易近人,非常哥们儿。
 
新星出版社很喜欢出日本的推理小说,西泽保彦的书出了一套,封面设计特别喜欢,都是统一的黄色背景,配上一些与内容相关的萌系图片。
 
《解体诸因》之后,我把能找到的电子书资源都看了,《死了七次的男人》,《羔羊们的平安夜》,《两人变成两只》,最后意犹未尽,又在网上买了好些他的实体书,囤起来慢慢看。
 
最爱的是《死了七次的男人》,当时打了五颗星,评语是,
 
这本的可读性比解体诸因,好多了,
 
解体,更像是类似回环诗的那种文字游戏,刻意求工,
 
最后的案件串串,有点儿自嗨,对读者不甚友好,
 
对这种时间循环,我真是没有什么抵抗力

 
现在看的也是一本豆瓣上MARK来的书,《推理竞技馆》,刚开始就是一个一板一眼的“暴雪山庄”的设定,看得直撇嘴,没想到后来就是停不下来的全程高能,故事是一个类似于《我是大侦探》的高高高阶版,小说内多重视角,小说外多重视角,可以想见作者再写小说的时候是多么嗨的状态,一面写小说,一面借助各种视角文本细读,分析、吐槽自己的创作。
 
今天看了一半,很爽,很通透。

 
 
 
 
 
下一篇 : “铸剑”为民 精益求精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