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力结构?| 发掘乐趣与成就的源泉



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森德希尔·穆莱纳桑(Sendhil Mullainathan)和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埃尔德·沙菲尔(Eldar Shafir)在《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Scarcity)一书中阐述,稀缺会抓住大脑,令人们的视野变得狭隘,降低我们的洞察力,使人缺乏前瞻性


我常在想,我们究竟在注意什么?怎么分类?注意力是否拥有一种结构,这种结构的变化会带来什么?


我也在想,看到一条很好的道理,我怎么把它融会贯通?怎样阅读书籍,才能发掘其中的价值?为什么有些书值得读好几遍?


我还在想,为什么有些人炒了一辈子的菜,却并不会进步呢?为什么有些人可以注意到如此有趣的东西呢?


上一周介绍了人生范式的概念,我们可以重构自己的人生,创造出一个新的身份,并在这个过程中彰显人类的智慧。同样的,当我们了解到这样的新概念之后,我们并不能马上实践起来,正如同其它情况一样。那么,我应该怎样开始这样的转变呢


本文将介绍一个叫做「注意力结构」的新概念,并阐述为什么通过它,我们或许可以发掘乐趣与成就的源泉。


注意力结构




每时每刻,我们的大脑都在接受海量的信息,在接受到外界信息后,大脑只能处理其中的一部分。而注意力结构就是我们注意信息的方式。


当我们看一条朋友圈的状态的时候,有非常多的注意方式

  • 关注到这个状态本身:这个想法在这个地方有问题,是错的。

  • 关注到人际关机:男神又发状态了,赶紧点赞。

  • 关注到状态的启发性:诶,这个想法可以帮我完善我的那个理论诶!


又比如在阅读的是否,我们有不同的注意

  1. 关注知识

  2. 关注自己有没有读完书

  3. 关注启发性观点

  4. 关注知识是否与自己冲突,反驳它


注意力由不同成分的注意力组成,形成各种不同的注意力结构。注意力成分可以分为积极的,消极的;也可以分成真的注意力,美的注意力,善的注意力。除此之外,每个成分都有精细结构。我们有一种惯常的结构,这个结构在短期内是稳定的。


下面我们具体来看看。


○ 积极的注意力与消极的注意力


在看到上面的朋友圈状态,或者是阅读一篇文章的时候,我们可以发现存在两种视角,一种是积极的,一种是消极的。积极的是注意到其中有价值的,美的,善意的部分。消极的是主要到其中无价值的,无趣的,有害的部分。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争论,“他的行为太差劲了!”,“但是他有多努力你知道吗?”。两者是不同的关注,正因为此,这样的争论往往没有结局,而且谁也争不过谁。前者是消极的注意力,后者是积极的注意力。


○ 真的注意力,美的注意力,善的注意力


在上面的“他的行为太差劲了!”,“但是他有多努力你知道吗?”争论中,我们可以发现,前者运用了一种关注真的注意力,而后者运用了一种关注善的注意力。前者是消极的真,后者是积极的善。不同的注意力,让我们是事情产生不同的价值判断,从而让我们表现出不同的行为。


从关注的性质而言,注意力可以分成,真的注意力,美的注意力,善的注意力。这里的真善美是比较广义的概念,真泛指事物的客观规律和逻辑层面,美泛指事物的美学层面,善泛指事物对我们的价值层面。我们通过例子来解读这三种注意力。


钱钟书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关于他最著名的一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次,他家的猫和隔壁林徽因家的猫儿打架了。普通人也许会赶开两只猫,但是钱钟书却偏偏不是这样,他拿起竹竿,竟去给自己家猫加油。也就是说面对这样的情景,他注意到了其中“美”的方面,运用了美的注意力。这是很难得的,一般人可能会用善的注意力,要是猫受伤了就不好了,赶紧赶开。当然,还有消极美和消极善混合的注意力,比如说注意到猫叫声吵死了,打扰我看书了。


又比如说学习数学,可能有人提起数学来就感到痛苦万分。也许你听了这个,会拥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呢。

  • 对数学使用真的注意力:逻辑和概念对不对

  • 对数学使用美的注意力:结构和规则美不美

  • 对数学使用善的注意力:对我有没有价值


如果是运用真的注意力,在学习数学的过程中,我们会关注到了数学推导中的逻辑,概念之间的联系。而如果是运用美的注意力,我们可以发现数学定理美丽地方。它的形式是对称的,推导是优雅的,力量是强大的,结构是漂亮的。这些是美的注意力。


诶,那善的注意力呢?莫非学习数学还可以让我们更善?这里的善须做两种区分,一种是自我完善的善,一种是对人有利的善。那么在学习数学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训练自己的逻辑。诶,这是一种自我完善的善。学习数学,未来我可以从事金融工作,这是一种世俗意义上的善。


一般而言,注意到学习数学可以训练自己的逻辑,是锻炼自己的能力这一层面的人是非常少的。


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在下坂本,有何贵干》今年爆火的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动漫。故事中的主人公,坂本是一位非常有创造力,做事与众不同的高中生。


有一次开学的时候,不巧下起了雨来,还刮了很大的风。同学们的伞都被刮散了。


对于那位女生而言,本来开学时一件挺高兴的事,但现在下起了雨来,而且自己喜欢的那把伞被吹坏了,这么一来这一天就要蒙上了阴影。


结果,坂本君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他注意到了这一切美丽的地方,反而变得享受起来。女孩受到感染,也觉得这一切竟非常美好。

还有这样一个情节。下雪天,阿酱教坂本怎样玩雪。



阿酱向雪地里躺下,躺出了一个背影,骄傲地告诉坂本。没想到,坂本注意到这个之后,又继续在原来的位置向下躺下,大家都琢磨补回来,为什么他不在一块干净的雪地上。直到他起身,大家才发现,他原来是向达芬奇著名画作《维特鲁威人》致敬!真是逼王!


在这个意义上,坂本拥有一种极其厉害的美的关注力。


接下来,我们可以用以下这个树状图来图解注意力结构。



真善美三种类型,积极和消极两种取向,我们有六种不同的注意力。这六种注意力的成分比例不同,构成了我们独特的注意力结构。但一般而言,一般人经常是以一种注意力为主的。而且这种注意力结构是有稳定性的。


比如说,当我们碰到一条消息的时候。我们有一种习惯的倾向。有些人倾向于从真的角度去理解,特别是受到理工科训练的同学。这条信息是否是正确的。而,有另外的一些人习惯从美的角度去接受这条信息。比如说,关注到信息中美的部分。


同样,我们也能发现,我们身边有一些人有消极的注意力结构,有些人有积极的注意力结构。这样不同的注意力结构让我们对话的时候就产生了不一样的对话体验。于我而言,我很享受和积极美取向的人聊天。我自己的注意力结构中积极真和积极善的比例比较高。


我们来做一个练习,当你看到地上有一只猫,它正在摇尾巴的时候你注意到了什么?

  • 真的注意力:神奇诶!猫的尾巴是怎么动起来的?

  • 美的注意力:要是我也有一条尾巴,我的尾巴在干什么?在跳舞吗?

  • 善的注意力:这只猫摇尾巴对我有没有恶意呀?是在表示喜欢我吗!


    ○ 大师的注意力:注意力的精细结构


    大师的注意力往往异于常人,他们因此能注意到我们所不能关注到的东西。前面说到了我们有六种不同的注意力成分。每一种注意力成分还具有不同的精细结构。大师不仅在注意力成分的比例上与普通人不同,而且还在注意力成分的精细结构上与普通人不同。


    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中记录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华西村的书记,吴仁宝在他在任的48年里,将一个穷村庄搞成了一个非常巨大的产业,在10年的时候,这个村的年收入就超过了500个亿。“而这个村真正完成资本原始积累,是在1992年的时候。当时,邓小平南巡讲话在报纸和电视上发表了,吴仁宝当天晚上就把村里的干部召集起来,会议开到凌晨两点,他判断全国经济要大发展,于是下令动员一切资金,囤积三个月的原材料。吴仁宝此前一直坚持“既无外债,也无内债”,这次却破天荒地向外借款1000万元用于周转,华西村究竟动用了多少资金,如何筹措,最后又赚了多少钱,一直是个谜。吴协东后来只透露了一个数据,“村里当时购进的铝锭每吨6000多元,三个月后就涨到了每吨1.8万多元。””


    在这里,我们可以发现,吴仁宝注意到了邓小平在报纸和电视讲话的内涵。这种深刻的洞察力,来自于他的注意力精细结构。


    同样的我们可以来观察大师级的影评人。好的影评能让人获得一种新的关注。在知名作者采铜《精进》一书中,他写道,“影评人对于大众的第一层价值在于定格,第二层价值在于再现,第三层价值在于提供那条通道的入口。”我们可以从大师级的影评人的文字上发现他注意到东西。


    同样在《精进》一书中,作者描绘了金克木先生,金克木先生说,他阅读的时候是连字带空白一起读。大师的注意力精细结构能够发现作者言而未尽的东西,这就是水平。


    注意力的威力:乐趣,生机盎然,成就






    美国著名学者乔纳森?卡勒在介绍20世纪杰出的法国思想家罗兰·巴特时说,“他总是能够对这些经验——许许多多人或许都曾感受过的经验——说出一些特殊的专属于他自己的体会。这是他最有魅力的地方。”


    巴特自己也宣称:“终我一生,让我感到痴迷的是人类如何让世界变得可以理解。通过之前的论述,我们大概可以感受到注意力结构的不同,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体验,影响我们的行为。这是这个意义上,称注意力结构能发掘乐趣与成就的源泉。不止如此,它实际上能帮助我们达到幸福。


    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n)在他最新著作《持续的幸福》中描述了


    有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是,我们可以通过改变我们的注意力结构来享受注意力变换的乐趣。他在几十年的研究和观察的基础上提出,实现幸福人生(flourish)应具有5个元素(PERMA), 即,要有积极的情绪(positive emotion)、要投入(engagement)、要有良好的人际关系(relationships)、做的事要有意义和目的(meaning and purpose)、要有成就感(accomplishment)。

    接下来我们用这一个框架来阐述注意力结构的作用。


    ○ 积极的情绪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回答,答主说,有一次他和一个朋友去一个地方,中间要走过一级级台阶,台阶比较矮,答主说,这个设计真是太傻逼了,搞这么矮。但是他的朋友注意到了另一方面,台阶比较矮,这样子老人大概就比较容易走了吧,你看边上的老人。答主说他突然升起一阵暖意,之前的不愉悦感烟消云散。台阶的矮,我们可以用消极善的注意力,也可以用积极善的注意力,两者给我们带来截然不同的感受。


    ○ 投入(engagement)


    如果我们的注意力的精细结构无法捕捉到我们当前接收的信息,我们就能很难保持专注。比如说,去看星星。当你拥有捕获星座的精细结构时,你会发现天上星星的结构,进而可以投入时间去看星星。相反,如果没有这样的结构,就很难去投入。阅读,上课都是如此。


    ○ 良好的人际关系(relationships)


    我们来看下面两种不同的注意力结构。



    前者拥有较多的积极美和积极善,而后者拥有较多的消极善和积极真。当我们与这两种人交谈的时候,因为对方注意到的东西不同,交谈体验会很不一样。虽然后者有较多的积极的真,但是他的消极善占据了多数,会注意到言辞中的无意冒犯,比如说,“哎,别傻了。我们去干别的吧。”,消极善可能会特别注意这里的“别傻了”,也许进而会觉得你是在嘲讽他,是一种恶意。


    而如果我们从积极善的角度来注意,便是,“好的嘛,鼓励我去干别的,忘记这些不愉快,真好呀”


    这样子的例子我们还可以举出很多。我们可以给积极关注,给予对方鼓励,帮助对方进步,找寻的灵感的注意力取一个名字,就叫欣赏型注意。


     意义和目的(meaning and purpose)


    意义和目的其实是最核心的价值了。我们的乐趣也由此而诞生。这是和前面的积极情绪,投入,良好的人际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比如说当你使用欣赏型注意的时候。你就能发现对方话语中启发你的地方。当你注意到那些启发你的地方时候,请不吝表达感谢。这样子的话,自己也会因此对这个启发印象更深。别人下次也更愿意向你分享。


    意义和目的这里非常广博和有意思,可单独成篇,名字早已取好,意义泵,这也是我近一年的实践,当你使用意义泵,一种挖掘事物意义的注意力结构时,你会感觉到夏日清泉冲击你的身体的畅快。


    ○ 成就感(accomplishment)


    有了前面四个方面,积极的情绪,投入,良好的人际关系,意义感作支撑,我们很容易拥有良好的成就感。因为我们拥有很强的动力,行动力特别强。


    但是,我们还有一个压轴的武器要提出来。


    它就是关注反脆弱的注意力。反脆弱是著名作家纳西姆·塔勒布的杰作《反脆弱》一书中提出的概念。大家也许听说尼采的一句话,凡杀不死我者,皆使我强大。反脆弱正是这样的概念,脆弱的反面不是坚强,而是反脆弱。玻璃杯是脆弱的,因为它遭遇不确定后,比如掉地上,它就摔坏了。生态系统是反脆弱的,因为灾难会使整个生态系统更加强大。我的免疫系统也是,适当的病菌刺激,会让我们身体更加健康。


    反脆弱的注意力,正是关于刺激中让我们受益的地方。比如说,当你考试失败了,反脆弱的注意力是,太棒了,又发现这么多问题,我可以反思出我的学习系统不足的地方。当你创业失败了,反脆弱的注意力是,太好了,验证了这个想法不可行,可以让我未来干更大事的时候不犯错。天气炎热,反脆弱的注意力是,哈哈,让我来训练下我的意志力吧。出门买菜,反脆弱的注意力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让我来练习一下我的观察能力。


    正因为此,反脆弱的注意力,能让你拥有一个强大的心态,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刺激,你都能进步。这正是在不确定性中获益。


    这更是科技越来越发达,不确定性越来越多的未来需要的注意力。



    基本问题组:怎么改变注意力结构





    前文我们介绍了注意力结构的概念,阐述了有六种注意力的成分,每种成分也有各自的精细结构。之后我们又介绍了注意力结构如何帮助我们更幸福的生活,它为何可以称之为发掘乐趣与成就的源泉。


    接下来,我们来介绍怎么改变注意力结构。


    为此,我们提出基本问题组的概念。


    基本问题组是一组你关心的基本问题。比如说,世界万物运行的规律是什么?我怎么才可以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我应该怎样赚钱?我的朋友到底喜不喜欢我?我应该怎样找到我的人生伴侣?这个世界有多美丽?这个世界有多邪恶?我到底是不是个好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些问题都是基本问题。基本问题的特征是,没有一个简单的清晰的回答,常常需要很久时间的去寻找答案。


    所有你关心的基本问题的集合就是基本问题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基本问题组。


    基本问题组决定了你的注意力结构。决定了你关心的事物。比如你有一个基本问题是,怎样赚钱,或者说怎样变现,那么你做事情的时候,阅读的时候就更容易注意到变现相关的东西。如果你有一个基本问题是,事物拥有怎样的乐趣。那么你生活之中,就更容易注意到事物的有趣之处。


    因此,为了改变注意力结构,就要改变基本问题组。一般而言,很难把一个问题从基本问题组中去掉。但是,我们可以做的是加入一个相对的问题。比如你想成为一个有趣的人,那么可以在你的基本问题组中加入一个问题,这里有怎样有趣的结构?


    伟大的物理学家费曼也说,你要在自己的脑子里装几个问题。不知道有趣的费曼先生装的是什么问题呢,让他有对物理学规律积极的关注,对生活的热爱。


    习惯的力量非常强大,大部分我们的生活是由习惯控制的。为了改变注意力结构需要,重复关注问题,持续的努力或极强的刺激。


    更进一步,有的时候,我们需要在不同情景下切换不同的注意力结构,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叫做问题卡包的东西。它是一组问题的集合,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可以切换自己的注意力模式。


    根据价值关注不同,我们可以有真问题包,善问题包,美问题包。根据作用的不同,我们也可以有

    • 深度阅读卡包:怎么深度阅读一本书

    • 写作者卡包:怎样进入作家的状态阅读思考

    • 幸福探险家卡包:帮助你进入幸福探险家状态

    • 经济学家卡包:用经济学家的注意力来生活


    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意思。


    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基本问题组,当我们需要变化的时候,我们需要把新的问题加入到基本问题组中,获得一种新的注意力结构。为了把新的问题加入基本问题卡包,我们可以借鉴吃药的方式,把你的问题设计好,然后一日两次,每次一分钟,持续二十一天。更深的改变,也许需要四十九天,三百六一天的持续。当然,也有重大刺激发生,让自己放弃基本问题组中的一个问题,或者聚焦在一个集中的问题。


    武侠中的少年经历变故后也许会关注,怎么杀死我的杀父仇人。他的注意力结构会完全改变。而《U型理论》中作者的家被火烧了,作者进入了“怎么看待我自己,我的过去,我的未来”的问题思考中。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通过加载问题卡包的方式,让我们获得一种临时的注意力结构,用于从事当前的事情,或者进入一种新的状态。


    所以当我们想

    • 阅读一本书想要掌握其中的道理(你在阅读完一本非常好的书之后,你的注意力结构没有改变,或者没有形成独特的问题卡包,那么这本书就白读了。)

    • 见到大师,想要学会大师的智慧

    • 想要用美的视角体验世界

    • 想要让自己真正进入自己创造的新身份时

    • 等等等等


    我们可以这么做

    1. 观察改变后与自己不同的注意力结构是什么?

    2. 将新的注意力概括成一个具体的问题?

      1. 举例:你注意到什么启发你的地方?

      2. 举例:有没有可能从美的角度理解新闻呢?

      3. 这个问题和使用这种注意力的方式的画面结合在一起。

    3. 加入到自己的基本问题组

      1. 持续性的重复,直到习得这些注意力结构。

      2. 注意人的认知资源有限,基本问题组最好是几个,多了很可能无效

    4. 在新的注意力结构下,感受不同的体验,改变自己的行为。






    一只船孤独的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诗歌,伟大的文学作品,正是在调整我们的注意力结构上,充满魅力。






    进一步行动



    1. 练习:试着用真,善,美三种不同的注意力模拟,你观察到自己的手机在桌子上碰到水,这个现象。

    1. 分析自己的基本问题组是什么?分析自己的注意力结构是什么?

    1. 自己需要怎样改变注意力结构?是增加积极的美的成分吗?

    1. 我怎样才能获得一个绝佳的问题?我是否可以形成自己的一个问题包?

    2. 是否有一个地方可以来分享这些卡包?


      如果你对实践感兴趣,请在公众号内留言,我们可以组一个社群,来共享问题包,交流实践。




      下一篇 : (育儿知识)宝宝口腔溃疡怎么办?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