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塔的倒塌:人类语言来自外星文明,达尔文骗了地球人300年



人到底从哪里来,这是一个困扰了人类几千年的问题,每个民族都试图用自己的文化来解释这个千古谜题。西方有上帝造人说,东方有女娲娘娘用泥巴捏出了人类。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些神话故事说给小孩子听还可以,有几个成人信这种鬼话?

找出人从哪里来是一个超出了人所有想象的问题,需要跳出人类固有管中窥豹蠡测大海的惯性,以“上帝视角”探寻答案。

史前文化的惊人相似点

神话传说是一个民族精神文化的根本,这是一个不需要讨论的判断,文字所能记载的不过是九牛之一毛,那些“不可描述”只能用荒诞神话来形容的才是人类文明的大海,蕴藏着无尽的秘密。不要以为这都是无稽之谈,之所以经历成千上万年还能流传下来,说明我们还需要它们,我们还是停留在那个终极问题的原点,没有能力解决它,所以才要继续用神话传说来搪塞。



如果跳出国界和民族的小圈子,我们会发现,所有的古代神话都有一个惊人的共同点,那就是:都有有关大洪水的记忆,都有人是神造的说法。这个普遍现象不能确切说明“人类”这个作品到底出自谁之手,但至少可以明确地反驳最狂妄的人族异类——达尔文的终身成就——进化论。

人类非进化而来的几点根据

说达尔文的理论一无是处,他肯定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喊冤的,这个棺材板我可按不住。进化论在小范围短时期内对于多数的动物和植物是部分有效的。比如说,动物在争夺交配权的时候的表现,的确和进化论完美吻合;植物在漫长的生存期发展出了与周围环境相适应的特征,这一点也可以说得通。

但这并不意味着进化论就是一把“万能钥匙”可以解释一切的生命现象。要真是这样,人就不用去信奉神灵寻求慰藉了,只要把进化论背下来就可以在人生的大考里顺利通关。幸好世界没有这么简单粗暴,才让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



第一,如果进化论符合人类的发展,化石考古中就应该存在明显的人类从猴子渐变过来的整个过程,事实是,从发现人类化石到现在的数十万年里,人类的特征基本从来没有发生过改变,变的只是内在,而且人的精神呈现的是退化而不是进步态势。那些历史学家人类学家搞出来的所谓复原图,最多只能算是被达尔文洗脑之后意淫出来的连环画,用这个来解释人类的发展史,我读书很多的,你骗不了我!

第二,不仅是人体的形体从古至今没有发生过变化,人类的语言和文字也基本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没有产生新的文字,只有旧有的文字元素的新的排列组合。

第三,反过来说,如果猴子真的可以进化成人,这是一条行得通的进化链条,就应该有前有后,有比人更发达的动物,也有比最聪明的猴子——黑猩猩更聪明,但比人又笨一些的动物存在,因为你达尔文这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你不能说只有头和尾,中间的部分全没有,等于是毫无联系信口胡说。就像你说自己有研究生学历,却只有幼儿园和研究生的档案,这个说法就不能不让人怀疑了。

巴比伦通天塔的隐喻

传说公元前19世纪前后,在两河流域(今天的以色列及周围区域)产生了著名的巴比伦文明。人类社会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便有好事者想要更进一步,爬出兔子洞,爬上天庭看看神的生活,过过神仙的好日子。于是他们联合了周围所有的王国,要建一座“通天塔”直抵天堂。



腹黑的天神知道这个消息后,就把人们的语言变得不同,各地的人说各自的语言甚至方言,各自说话就如鸡同鸭讲无法沟通,无法统一协调开展工作,建造通天巴别塔的计划也就随之作罢。这个故事当然没有什么史料性的采信价值,因为这是一种事后诸葛亮式“逆推”的编造。人类的语言本来就不同,而不是开始一样后来变得不同。就像不同地域人的口味一样,热带的人自然喜欢清淡,湿热地区的人就要多吃排湿气的辣椒,寒带人就要吃能够发热的食物,这是人的自然性决定的,即便是神想把它统一也不可能。

但是这个故事给了我们启示,我们可以把它看做是“语言神造”的一个隐喻。它说明以人类的能力是无法创造出语言文字这么复杂的文化形态的,语言是上天掌管的“通天密钥”,造字是天神才能做的事情。这个故事再次给了达尔文先生狠狠一个嘴巴子,人类连语言都是“神授”的,又怎么可能自己有能力进化出身体来——从猴子变成人?

语言文字来自地外文名?

也许很多人还对仓颉造字这样的说法深信不疑,不要说这件事非一人之力所能为,就算是一代人也无法做到,除非——仓颉不是人,是神,也就是“外星人”,这样就很好解释了。不信你可以试着造一个字并且给它一个读音,看看如何才能把它变成大家的共识传播出去,让所有人使用它。仅仅是这样的假设性的反推理,你都会发现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让一开始一个字都不会说不会写的人,先是有了一些交流性的“语音”,比如打猎时同时喊一个口号,具体是一个什么含义。首先一个猴子自己知道了自己那些哼哼卿卿的声音是什么含义,它就要用动作表情眼神等各种辅助符号来表达这个含义,传达给另一个猴子。我们把进度再调快一点,假设这个猴子恰好是这个部落的首领,猴子王,它把大家喊来开会,然后解释这个语音的意义,估计开了无数次会议,解释了无数次之后,大家终于明白了,这个过程需要多少时间?

这样算下来,仅仅是学会用来社交的语言可能就要花去成百上千年的时间,再加上文字的创造过程也大体相当。真的是一个无法想象无比浩大的工程。

当然这样的妄想不是没有过,欧洲就有人试图造出一种“世界语”,它是综合了所有语言的特点,然后加以简化,学起来也不是很难,但是很快就被淘汰了。中国人种也有人造过字,但也只能算是在成熟文字的基础上做一些简单的组合和变形。那就是女皇武则天为自己造的那个上明下空。但结果很显然,这个字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任何传播价值和传播力,没有什么卵用。

说了这么多,只有一种可能解释的通,那就是人不是地球的产物,不是自然进化产生的,人的语言文字也是来自于人类以外更加发达的“外星物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神”。



下一篇 : 精品课程 |《人类文明经典赏析》核心通识课程召开全体任课教师教学研讨会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