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金德地缘政治学与欧亚大历史(史前—五世纪)


最近经常在书店看到如下书目:《地图上的XXX史》或者《透过地图看XXX史》(XXX可以是德国、意大利或者美国等等国家)。的确,研究历史终究离不开政治、军事、地理等学科。为了对历史进行综合和深入的研究,类似于地缘政治学这样的学科应运而生。


《地图上的德国史》


近现代地缘政治学成果主要有麦金德的陆权论、马汉的海权论和杜黑的空权论等。本文主要依据麦金德的陆权论来讲述和分析欧亚大陆的历史。

   

1904年,英国地理学家、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哈尔福德·麦金德发表了著名论文《历史的地理枢纽》。麦金德把欧洲、亚洲和非洲称为世界岛,然后他把这个巨大的岛屿分为三片区域,即心脏地带、新月地带(中间地带)和外围地带



哈尔福德·麦金德(1861—1947)

    

心脏地带是指西起东欧,东至蒙古,南及土耳其、阿富汗、西藏一线的广袤的不通水路的巨大陆地;新月地带是指从中欧、中东、印度延伸至中国的一个看形状(弧形)类似新月的地带,也可称之为中间地带;外围地带由西欧海权国(英法)和游离于欧亚大陆但却影响力巨大的国家(美国和日本)组成。

    

由于麦金德是陆权论者,所以他认为心脏地带的归属决定着世界岛的控制权,而新月地带的强国又影响甚至决定着心脏地带的归属,外围地带的海权国(麦金德在论文里主要指他的祖国英国)为了保证安全则必须重视甚至参与争夺新月和心脏地带的控制权。


麦金德的理论着重于在十九—二十世纪的世纪之交解释与推进英国在二十世纪的大战略,基于当时的欧洲地缘政治局面,他所说的心脏地带指俄国,中间地带指德国(及其中欧同盟国),外围地带指英国。


然而根据他的理论,特别是那泾渭分明的地理区域的划分,也可以完美地帮助我们仔细分析欧亚大历史,特别是地图上看欧亚大历史”



麦金德对欧亚大陆的区域划分


我们的地球大约在公元前一万年结束了上一个冰河时期,全球气候开始转暖,自那时起直到公元前五千年,人类渐渐学会了种植作物。由于纬度差异,气候变暖是不平均的。北纬20度—35度的欧亚大陆变得更适宜动物的进化和植物的种植。种植业的发达产生了大量的人口,人口聚集则形成了城市,而人口密集的城市孕育了文明。

    

于是从公元前三千年开始,欧亚大陆的早期人类文明几乎全部出现在这同一纬度代,自西往东分别是古希腊、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和古中国。接着古罗马又继承了古希腊的衣钵。值得注意的是,它们都处于麦金德学说中的新月地带(中间地带)。


纬度几乎相同的五大文明


公元前三千年至公元一世纪,从地中海、印度洋延伸至太平洋,适宜的气候孕育出了一个接一个的文明,紧接着国家(王朝)出现了。为了争夺土地、人口和资源,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使得新月地带开始了长期而频繁的战争,且战争规模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高,科学技术也随着战争不断发展。气候变暖给各个文明的人民同时带来了幸运和不幸。

    

一个个帝国崛起,却又在战火中破碎。也许亚历山大大帝本有希望统一整个新月地带,他在公元前四世纪征服了从希腊到印度的广袤土地,但他的帝国终究随着他的逝去而昙花一现。当时间来到公元前三世纪的时候,横跨欧亚大陆的新月地带长达数千年的厮杀有了结果。



昙花一现的亚历山大大帝帝国

    

公元前三世纪,欧洲的古罗马通过两次布匿战争(公元前264年—前241年、公元前218年—前201年)征服了迦太基,成为地中海地区唯一的霸主。接着它征服了它目所能及的所有区域,成为欧洲唯一的帝国。

    

几乎在同时,南亚次大陆出现了相互角逐的四个大国。摩揭陀国的阿育王脱颖而出,在公元前261年击败了其余三个大国,基本统一了恒河和印度河流域,孔雀王朝盛极一时。

    

同样是公元前三世纪,古代中国的秦国在长期的争霸战中击败了其余六个大国(齐楚赵魏韩燕),成为古中国的霸主。最终秦王政征服了所有对手,在公元前221年统一了古中国。但随后秦被政权更为稳定的汉王朝取代。

    

就这样,罗马、巴连弗邑和咸阳—长安成了当时世界的三大中心。



西方的罗马帝国和东方的汉帝国(全盛时期)

    

在这个时代,外围地带根本没有像样的文明,甚至于欧洲的外围地带(高卢和不列颠)被中间地带(古罗马)所征服。亚洲的外围地带日本仍处于原始时期,但因为偏离亚洲大陆太远而保持着独立。

    

与外围地带相反,心脏地带开始渐渐显露出野性的冲动。大约在公元前四千年,心脏地带的人类成功驯服了野马,马可以被骑乘也可以拉动木车。于是那里的人们依靠被驯服的马匹成功而迅速地来往于心脏地带各个水源和草场之间。


由于寒冷的气候不适宜耕种,心脏地带的人类靠着游牧这种生存方式繁衍生息。他们当然也会与别的部族战斗,于是他们挥舞着兵器跨上自己的马匹,成为最早的骑兵。

    

游牧由于居无定所而不能形成固定的城市,所以心脏地带的游牧文明总是落后于新月地带的农耕文明,游牧民族的粮食和财富也远不及农耕民族。而这两个地带之间并没有什么无法跨越的地理障碍,所以很自然,为了生存和利益,心脏地带会向新月地带发动攻击。



心脏地带的早期游牧民族

    

西亚的斯基泰人最早以心脏地带为基地入侵新月地带,接着是东亚的匈奴人和东胡人。斯基泰人不断袭击着亚述和波斯,而匈奴则在击败东胡继而独霸东亚北方草原后和秦汉不断交手。


相对于行动迟缓的步兵,骑兵拥有着绝对的机动性优势,所以尽管兵力上占据绝对上风,但以步兵为主力的秦汉军队一直无法找到合适的决战机会,入侵—骚扰—驱逐—折返的循环战斗模式一再上演。无奈之下,中国的统治者修建起长城来隔绝匈奴人的入侵。

    

文明总是相互学习的,为了对抗来自草原的匈奴骑兵,汉军开始骑兵化,随后不断涌出长城寻求与匈奴的决战。匈奴战败了,并导致了分裂,北匈奴被迫向西流窜,南匈奴则投降了汉帝国。


汉骑兵由戟骑兵和弓骑兵组成


在汉代,羯人(匈奴的一支)、鲜卑人(东胡余部的一支,他们占据了北匈奴逃窜后留下的地盘)、氐人(藏系)和羌人(藏系)也一度进犯中原,但来自心脏地带的他们和南匈奴人一样,被强大的汉军击败而臣服于汉帝国。

    

向西逃窜的匈奴人击败了月氏人并占据了他们的地盘。月氏人同样是心脏地带的游牧民族,在匈奴的驱赶下,他们干脆南下入侵恒河流域,这一次,心脏地带获胜了,月氏人在印度建立起贵霜帝国。


  西汉北伐匈奴图


公元一世纪,轮到古罗马承受心脏地带的攻击了。罗马人受到日耳曼牧民的袭击,而在背后挥鞭驱使他们的是来自心脏地带更深处的萨尔马提亚人。与此同时,古罗马还在西亚受到同为新月地带文明的波斯人的进攻。波斯长久地受到斯基泰人的袭扰,波斯军队甚至早于汉军就已经骑兵化了。

    

相似的情况出现在罗马帝国,罗马军队在巨大压力下也渐渐骑兵化,并(和秦帝国一样)开始修建隔离墙和要塞。罗马人也卓有成效地抵御住了游牧民族的进攻。和东方的南匈奴人一样,大量的日耳曼蛮族开始向罗马投降。



日耳曼人向西迁徙并臣服于罗马帝国

    

但是,全球气候开始转冷,导致粮食减产。同时,汉帝国和罗马帝国不约而同地对暂时投降的游牧民族采取了怀柔政策,他们把顺服的游牧民族安置在离统治核心不远的地方。随着汉帝国和罗马帝国由盛转衰并进入王朝晚期,盘踞在汉人和罗马人富庶地区附近的游牧民族们无异于一枚枚定时炸弹。

    

汉帝国末期爆发了黄巾之乱,随后在军阀混战中分裂为三个国家(魏蜀吴),当中国重新统一为晋帝国时,汉人的军事力量仍然很强大,不久晋帝国北方爆发了大规模内战(八王之乱),内战耗尽了晋帝国的军力,定时炸弹们纷纷爆炸了。


在随后的三百年里,来自心脏地带的五个游牧民族(匈奴、羯、氐、羌、鲜卑)轮番蹂躏中国北方,同时夹杂着相互厮杀。甚至于偏安江南的汉人王朝也曾一度岌岌可危(淝水之战)。



“五胡乱华”形势图


在欧洲,随着罗马帝国不断衰败,罗马帝国一分为二(东、西罗马帝国),游牧民族趁此时机大获全胜。西哥特人、法兰克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等日耳曼部落以及新近从心脏地带远道而来的游牧民族—匈人(Huns)对罗马帝国发起全线入侵并施以毁灭性打击。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和汉人偏安江南一样,罗马人则偏安于东边的拜占庭。



日耳曼人和匈人灭亡西罗马帝国

    

在新月地带的欧洲和亚洲部分几乎同时取胜,这可以说是心脏地带第一次大获全胜吧。


五世纪末,匈人(匈人和中国古代北方的匈奴人是否有血缘关系或系同一民族在历史学界尚无定论)的出现是心脏地带对非心脏地带发出的截止当时的最强一击,匈人对欧洲、波斯和印度同时发起了攻击。这可以称之为心脏地带准备统治世界岛的第一次总攻击。但匈人的总攻击并不成功,新月地带在饱尝屈辱后开始复兴。


(未完待续)


觉得写得还行,就请加个关注吧!

微信ID:zyqshing



下一篇 : 综合类主题:主题策略的必争之地——东北证券主题策略二三事系列报告之三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