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辉新加坡赌场香港追赌债,胜算几何?孔令辉们侮辱国人智商?


?据港媒今日报道,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娱乐城向香港高院上诉,指孔令辉于2015年2月向赌场借款100万新加坡元,其中90万新加坡元为筹码,余下10万新加坡元是成为原告“顶级玩家”的费用。但孔令辉至今仍未完全还清借款,赌场向他追讨逾45.4万新加坡元,折合约256万元港币。中国乒乓球名宿孔令辉被新加坡赌场追讨逾25?0万港币贷款一事继续发酵,中国乒协决定立即暂停其女队主教练工?match?作,国家体育总局则表明态度:进一步深入调查孔令辉,并?match?按有关规定严肃处理。那么,撇开其本人?match?如何被调查处理,孔令辉欠新加坡赌场巨额赌债,为何要在香港上诉?香港高等法院又会怎么判决这起案件呢???



体育总局:严查孔令辉问题,对违法行为零容忍

中国乒乓球协会30日决定暂停孔令辉中国女乒主教练工作。国家体育总局也表示,坚决反对并将严肃查处各种违背职业道德和违法违纪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

5月29日晚,孔令辉在个人微博发表声明,回应被新加坡赌场追债的传闻。

孔令辉声明全文如下:

今天有媒体陆续曝出我在新加坡赌场欠资的新闻,现就相关情况声明如下:

一、2015年2月我经相关组织部门同意,利用春节放假4天带父母及亲朋好友去新加坡旅游,在居住酒店楼下的赌场,亲朋好友进去娱乐,我在旁边观看,期间帮他们去取筹码并留下相关私人信息。

二:今天媒体曝出此事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追问当时在场的亲朋好友怎么回事,才知道当时有人和赌场有债务纠纷迄今未了,导致我被介入诉讼,我已第一时间请欠资者出面澄清事实,并保留借助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权利。

目前正值世乒赛期间,因此事件的发生对队伍造成的负面影响我深感不安,也请大家相信,我将与我的队伍通力合作,排除一切干扰,竭尽全力打好本次世乒赛,继续为祖国争取荣誉!


新加坡赌场为何在香港上诉?


据香港《橙新闻》报道,孔令辉此番遭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娱乐场控告,赌场向香港高等法院提控,要求向孔追讨45.4万新加坡元(约255.9万港元)的赌博欠款。


据法庭资料,本案原告Marina Bay Sands Pte. Ltd为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娱乐场经营公司。其入禀状表示,孔令辉为它旗下赌场顾客。双方2015年2月19日(正好是农历春节)签定贷款协议,孔令辉在同日向原告借取100万坡元,其中90万为筹码,余下10万则成为原告“顶级玩家”的费用。


原告指,孔令辉直至现在只清还54.5万多坡元,因此入禀香港高院,要求法庭颁令孔还清余款45.5万坡元,约255.9万港元。


那么,为什么新加坡赌场要在香港法院入禀讨债呢?


新加坡博彩业始于2010年,当时有两家赌场开业,且在第二年博彩收入就与拉斯韦加斯齐名,并列排在澳门之后。之后,该国赌业发展并不顺利。一边政府控制博彩业扩张,另一边博彩业面临较高坏账风险,即经常有人逃债。自2010年以来,仅滨海湾金沙已在新加坡最高法院提起84宗、每宗金额至少为25万坡元的索偿案件。


那么,新加坡之外如香港、澳门乃至中国赌客在新加坡欠债怎么办?结果一般都比较尴尬,赌场想追回欠款十分困难。2012年就有这幺个案例:圣淘沙名胜世界去年在新加坡向一名中国澳门籍赌客Kuok Sio Kun提出起诉,向她追讨220万坡元(合1380万港元)欠款。但6个多月过去,该赌场甚至连法院文件都无法送达该居于澳门的女士之手。何况孔令辉是中国内地人,不具有任何海外身份!一般而言,一个内地赌客,把借赌场的钱输光后脚底抹油回到内地,那幺赌场要向中国法院提出起诉几乎是不可能的——新加坡和中国至今未签订任何关于法院判决相互强制执行的安排(香港除外)。


也就是说,香港成了新加坡赌场追回欠债的最后希望。


事实上,赌博在很多国家与地区均属非法行为而受到禁止,因而因赌博产生之债务为无效债务而不受法律保护。但是,近年来世界各国对赌博行为越来越持开放态度。如英国2005年修订的《赌博法》已经废除了原先对赌博合同的很多限制。


比如说,中国澳门法律允许赌博及打赌,由此产生的赌债就可成为法定债务。《澳门民法典》亦对赌债的性质作了规定:“特别法有规定时,赌博及打赌构成法定债之渊源;涉及体育竞赛之赌博及打赌,对于参加竞赛之人亦构成法定债务之渊源;如不属上述各情况,则法律容许之赌博及打赌,仅为自然债务之渊源。有关赌博的特别法是澳门特别行政区颁布的《娱乐场博彩或投注信贷》法规,用以规范博彩借贷行为的运作,从而使得澳门的赌博借贷行为有了法定依据。在这一赌博借贷立法出台后,澳门赌债已成为法定债务,其法律效力在于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通过司法途径强制执行。

以在香港追讨澳门赌债为例,了解新加坡追讨赌债的难度系数有多高?



如何在香港追讨澳门赌债?

(一)在香港法院直接起诉要求偿还赌债 

 

开设赌场进行经营性赌博,在香港是违法的,其所产生的债务属于违法债务,法律不予支持。但开设赌场进行经营性赌博,在澳门却是合法的,所产生的债务属于合法债务。如果香港居民在澳门欠赌债,而被澳门债权人追讨,香港法院是否支持? 


因为借贷合同是在澳门发生,所以香港法院需要首先确定适用于该案的适当的法律。根据香港的冲突法原则,确定适当法律的时候,要先看合同的明文条款,看看可否找到意向表示。如果找不到,下一个步骤是考虑当事人的行为,看看可否从行为推定他们是否就适当法律采纳任何意见。如果这个调查也找不出什么,那么便到了第三个阶段,考虑什么法律与交易的关系是最密切及真实的,法院应当适用与交易关系最密切及真实的法律。

 

如前所述,澳门赌场的借贷合同必须载有受澳门特别行政区现行法律约束的条款,才符合成为法定赌债的条件。所以,一个符合法律规定的借贷合同,必然载有适用澳门法律的条款。因此,根据当事人自由选择法律的原则,香港法院应将澳门法律确定为适当法律。 


不过,虽然香港法律承认当事人有选择适用法律的自由,但也对当事人的选择自由施加了一定限制,亦即当事人的选择不能与香港公共政策相抵触。根据普通法原则,一个赌博合同的准据法如果是外国法,依该法,该合同是合法的、有效的,该合同就应该可以在香港强制执行。


(二)澳门法院判决在香港的承认与执行 


澳门法院的判决在香港不能直接运用。但是,判决债权人可就判决向香港法院提起诉讼。也就是说,澳门赌债债权人可以首先在澳门起诉,债权人在澳门法院获得胜诉后,如果判决债务人属于香港居民, 且判决债务人拒不执行澳门法院判决,则判决债权人可以就该判决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债务人履行澳门法院判定的义务。 


澳门赌债债权人既可以直接在香港、台湾的法院起诉,也可以先在澳门法院提起诉讼,然后请求香港、台湾的法院予以协助,其前提条件是保证赌债性质属于法定赌债。中国大陆法院虽然不承认澳门赌债的合法性,但其理论基础有必要进行检讨。 


由此看来,新加坡在香港追讨赌债的难度是相当大的,孔令辉有不战而胜的可能......


为何在中国大陆仍无合法途径

追讨赌债 ?

中国内地法律对赌博和赌债的基本态度是相当严厉的。大陆《刑法》第303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或者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将可能被处以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对于某些赌博行为,虽然不视为犯罪,但有可能从维护社会治安的角度出发,给予行政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法》第 70 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可能被行政拘留或处以罚款。 ?match??


赌博既属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行为,赌博当事人之间产生的赌债就丧失了合法存在的基础。《民法通则》和《合同法》规定,违反法律的行为是无效的民事行为,所形成的合同是无效合同。 所以,赌输的人在法律上不负任何债务,赌赢的人也没有法定的受领权利。

 

对于其他法域的合法赌债,中国大陆也是采用一概不予承认的态度。《民法通则》第 150 条规定,适用外国法律或者国际惯例的,不得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公共利益。这是说,如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冲突法规范,在审理案件时适用域外法律,但适用域外法律有违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公共利益者,拒绝适用该法律。在赌债问题上,中国大陆法院一直坚持这一态度,不承认发生在域外的任何赌债的合法性。即使对于发生在实行“一国两制”的澳门的赌债,态度也未曾改变。

 

中国大陆对澳门法定赌债的态度,其实值得检讨。第一,如前所述,这一态度会造成“赌客赢钱可保有彩金,输钱可回内地赖帐”的矛盾现象,甚至助长某些人的侥幸心理,增加其去澳门参赌的欲望。第二,从效果上而言,在澳门赌博实际上并不损害内地的社会公共利益。所以,以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公共利益为由拒绝承认澳门赌债颇为牵强。第三,《澳门基本法》第 118 条规定:“澳门特别行政区根据本地整体利益自行制定旅游娱乐业的政策。”这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形式承认澳门发展“娱乐业”合法,而在司法过程中却否认澳门赌债的合法性,实际上存在矛盾。 

 

综上所述,通过司法途径追偿澳门赌债,并不像澳门社会普遍认为的那样悲观。两岸四地中三地(台湾、香港、澳门)承认澳门赌债的合法性,只有中国大陆持否认态度,但随着争议的不断增加,也不排除中国大陆调整有关司法政策的可能。


孔令辉这则新闻被曝出后,参与评论的网友主要分为几大阵营:


“痛惜派”这样说:


@柳一秋:黄赌毒 不能沾


@王大锤_er:其实没毛病啊 犯了错就是该按照程序的


@华君summer:功过不能相抵,他曾经为国争光我们不可否认,但这不能说明他做人是干净的,涉嫌赌博就是犯罪,这也是国家法律和道德所不允许的,作为一个知名人士本当自律,去赌博还欠钱不还应该遭到唾弃!


“事有蹊跷派”这样说:


@小西红柿应该跟葡萄做朋友:评论别先急着开嘲 一、256万港元差不多是225万rmb的样子,我不认为孔令辉还不起 二、新加坡的赌场在中国香港提起诉讼向内地人民追债?合理吗?符合程序吗?有法律效益吗? 三、世乒赛在即,港媒和新加坡此时渲染这种新闻居心何在?


@多睡善饭的巧手小三儿:没有人觉得一个居住在中国北京的黑龙江人在新加坡欠了钱然后债主去中国香港法院起诉这件事很奇怪吗


此外,还有不少人对正在进行的比赛表示担忧:


@接下吻再开一枪:应该等世乒赛结束啊。临阵换帅,兵家大忌


@金是段波:希望国乒不要受此影响继续加油。


元芳,你怎么看?~?



??


孔令辉们侮辱国人智商

在中国,社会名流面对声誉危机,大多都表现不堪,令人着急。他们一般有三种做法:其一,诚实面对,勇于负责,争取谅解与支持。这在文明国家,司空见惯;在中国,只是个别现象。其二,躲猫猫,打死不说,静等下一个热点掩埋。这招临时有用,也最常见,但后遗症明显,易被秋后算账,且本人内心一直会有阴影。其三,挤牙膏,硬拗,罔顾事实,为自己辩解。第一种是用正能量对冲负能量,最终还能换回正能量,而后两种全是负能量。孔令辉是最新的第三种负能量典型。

 

中国乒乓球明星孔令辉,涉嫌在新加坡赌博,欠下赌资,招致新加坡赌场入禀法院香港法院。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快速反应,对孔立即停职调查。孔令辉则在微博发声明自说自话,全文如下:

 

今天有媒体陆续曝出我在新加坡赌场欠资的新闻,现就相关情况声明如下:一、2015年2月我经相关组织部门同意,利用春节放假4天带父母及亲朋好友去新加坡旅游,在居住酒店楼下的赌场,亲朋好友进去娱乐,我在旁边观看,期间帮他们去取筹码并留下相关私人信息。二:今天媒体曝出此事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追问当时在场的亲朋好友怎么回事,才知道当时有人和赌场有债务纠纷迄今未了,导致我被介入诉讼,我已第一时间请欠资者出面澄清事实,并保留借助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权利。目前正值世乒赛期间,因此事件的发生对队伍造成的负面影响我深感不安,也请大家相信,我将与我的队伍通力合作,排除一切干扰,竭尽全力打好本次世乒赛,继续为祖国争取荣誉!

 

孔令辉的声明存在如下主要问题:不敢面对事实、违反政治纪律、涉嫌撒谎为自己辩解、回应声誉危机不专业,缺乏责任担当,还试图转移热点。

 

首先,不敢面对事实。很显然,孔令辉赌博事实是存在的。一方面,香港、新加坡的法治都很完善,一旦进入法律程序,都得讲证据。新加坡赌场没证据,不会到香港立案。否则,孔令辉可反诉诽谤。另一方面,赌场都是和气生财,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把客人告上法庭,影响生意,更不会无中生有打官司。当然,赌场通过官司和媒体舆论,是为了讨回利益,是商业策略。

 

其次,党员违纪的政治错误。撇开孔令辉公职身份不谈。他是中共党员,此事按党纪第126条、128条、129条,他都有份。更大问题是,2012年以来有强大的反腐败运动,而孔于2015年还进赌场,还惹出一堆是非,显然是十八大后不收手、不收敛。政治问题相当严重。这说明,他要么无知,要么侥幸,要么顶风作案。

 

其三,涉嫌撒谎。孔在声明中说,新闻出来后他才知道真相。这不符合逻辑。赌场纠纷一般都是私下协商解决,期间会有反复沟通。整个过程,孔当然应该知道,怎么可能媒体曝光了才知道?退一步说,即使没参与赌博,仅帮人作保,他也知道全程。这种装无辜显然是侮辱公众智商。还有一种可能,孔明知参与赌博问题的严重性,而以这种说法淡化自己责任和负面影响。

 

最后,前科促使“秋后算账”。之前,孔有诸多负面新闻,有人甚至说他是“乒乓球队各种丑闻的集大成者”,诸如酒驾醉打保安、感情劈腿车震等。以前,这些破事儿,通过找关系、花钱、甚至找组织,或都能摆平,但现在情势大变。估计这次总局受够了,果断行动,为中国乒乓球队止损。

 

孔令辉案例值得社会名流们注意。其一,对中国政治不能缺乏敏感性,对反腐形势与趋势要有清醒认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是反腐高压期,并最终形成常态。认清形势,洁身自好,才是最佳选择。其二,如实回应声誉危机是最佳策略,只有如此才能取得解与支持。最不济,也应立即找到律师或公关专家协助,专业回应,以防漏洞百出,质疑声再起。其三,赌博等负面问题,社会观感很差,出事都应尽快在萌芽阶段解决解决,以防发酵,扩大影响。最后,因特网时代,当鸵鸟、当缩头乌龟都是下下策。

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公益性分享。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分享或侵权,请及时指出,经核实后删除。

  2、部分图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属原作者。

观沧海论道微信号:DaoofDao 

关注观沧海论道,精彩继续!

免费订阅:长按二维码3秒识别加关注




下一篇 : 探索 | 庞贝古城中的尼罗河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