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之“专家说”】胃癌根治术:战胜腹腔转移,60%的晚期胃癌患者重获新生


胃癌腹膜转移是影响胃癌治疗选择和预后的重要因素;

在中国大陆,腹膜转移占胃癌转移的53%~60%;

超过肝转移(40%)和其他转移(3%~7%)。

所以针对于腹膜转移的治疗对于胃癌患者的康复问题是极其重要的一点。国内胃癌权威专家也纷纷针对腹腔转移制定了合理有效的多学科综合治疗方案。

腹腔转移有什么症状表现呢?


腹膜转移是胃癌术后复发最常见的一种。其表现为出现腹水,亦可侵润肠管,发生肠粘连,形成肠狭窄而致肠梗塞。病人可出现消瘦等恶病质情况。

 

有腹水时可做腹腔穿刺,进行腹水肿瘤脱落细胞检查,以帮助诊断。直肠指检可触及结节或肿块,腹膜转移多已失去手术机会。如有肠梗阻,根据病人病情可考虑手术治疗。腹腔化疗对抑制肿瘤生长,控制腹水,延长病人的生存时间有一定的疗效。

并发症处理:

当胃癌腹膜转移患者出现癌性腹水和肠梗阻等并发症时,患者生活质量及预后较差。针对并发症,目前治疗手段包括对症治疗和抗肿瘤治疗。


总之,腹膜转移一直以来是胃癌治疗的难点,《胃癌腹膜转移防治中国专家共识》的出台对国内胃癌腹膜转移的预防和规范诊治可以起到有益的指导和帮助作用。


对于已发生腹膜转移的患者做到及早发现,通过多学科综合诊治方案,提高疗效,延长生存并改善生活质量。

该如何进行预防性和治疗性措施?


我们来看看专家是怎么说的。

梁寒

【所属医院】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

【人物概述】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胃部肿瘤科主任,中国抗癌协会理事,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外科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胃癌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胃癌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肿瘤学会胃肠肿瘤学组副组长,天津抗癌协会理事,天津市胃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腹膜转移新治疗进展:“老配方”新发现


李子禹

【所属医院】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胃肠肿瘤外科

【人物概述】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胃肠肿瘤大外科副主任,胃肠外科副主任肿瘤学博士后。长期从事消化道肿瘤的临床和科研工作,对腹部常见肿瘤特别是胃、肠道肿瘤的诊治有较高的造诣。


具有扎实的理论知识和娴熟的临床技能、手术技巧,在胃肠肿瘤的新辅助治疗、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等方面积累相当经验,并参与相关多项国内外临床试验,发表科研论文10余篇。


擅长腹部肿瘤、特别是胃癌和大肠癌的手术治疗,注重操作的规范化与细致性。多次接受腔镜外科技术培训并开始进行胃肠肿瘤微创外科工作。


在“全球视野下的胃癌管理”专场和研究速递专场,先后报告了两项与胃癌腹膜转移相关的研究,一项是由日本学者Daishi Morimoto报告的“T3期及以上可切除的胃癌在标准治疗基础上增加术中大量腹腔冲洗的长期结果(CCOG 1102)”,另一项是由法国学者Pierre Emmanuel Bonnot报告的“单纯减瘤术对比减瘤术联合腹腔热灌注化疗用于胃癌腹膜转移的倾向性得分分析”。

 

1

治疗点评


中国医学论坛报特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李子禹教授针对这两项研究进行评述。局部进展期胃癌患者进行根治性手术后最终出现转移者不在少数,而大多以腹膜转移为主,尤其是病变到达或侵出浆膜者。

 

一般认为,腹膜转移主要系病变侵出浆膜后,肿瘤细胞脱落至腹腔所致。近年来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入及相关研究的报道,发现手术中对原发灶及淋巴结的刺激等可能会导致肿瘤细胞的播散。

 


基于此,开展了一些旨在探索局部进展期胃癌在根治性手术后,进行大量冲洗、腹腔热灌注化疗及腹腔化疗等是否能够预防腹膜转移并改善生存的临床研究。

 

2

腹腔热灌注化疗临床实验结果


腹膜切除术一般要配合腹腔热灌注化疗才能获得更显著的临床疗效。有关热疗的生物学机制目前尚未明了,一般认为,在分子水平热疗不但可以使细胞膜上的蛋白质发生变性,可以使多种分子复合物如受体、转导或转录酶等功能失调,热疗可以干扰蛋白质合成。

 

研究发现,热疗可以上调E-cad、gamma_Cat及Bax基因的表达,下调beta-cat的表达,下调P53、Bcl-2的表达。另外,进行的动物实验还发现,热疗与化疗、放疗有协同或增敏作用,热疗联合化疗药物可以最大限度提高化疗药物的细胞毒作用。

 

晚期胃癌转化治疗的新希望


全身系统化疗是Ⅳ期胃癌患者的主要治疗手段,但目前,虽然患者化疗缓解率较高,但中位生存(MST)徘徊在13~15个月左右,并且由于患者耐药或毒性反应,化疗不能持续长期进行。姑息性手术也是可供选择的治疗方案之一,但其对于改善患者生存的作用仍然存在争议。


REGATTA研究显示,对于伴有单一不可治愈因素的晚期胃癌患者(腹膜转移者占75%),直接手术贯序化疗与单纯化疗相比并无明显生存获益。


近年来,随着晚期结直肠癌转化治疗、外科准确病期评估及有效药物应用的发展,转移性胃癌治疗外科手术原则,已从单纯切除原发病灶转变为“根治性”切除原发病灶及所有转移病灶,从而延长患者生存期乃至治愈部分患者。



因此,对于晚期胃癌,随着新型化疗药物的应用及化疗方案的优化,包括新辅助化疗、转化治疗及围手术期化疗在内的联合化疗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新辅助化疗是通过术前化疗,使可切除患者的肿瘤降期并抑制微转移;转化治疗是指不可切除患者在化疗有效后,实施R0手术切除肿瘤,而围手术期化疗是指在手术前后实施的化学治疗。


术前新辅助腹腔与全身联合化疗(NIPS)策略最早由日本研究团队报道,系针对晚期胃癌腹膜转移的转化治疗方法。多项研究已证实,NIPS+手术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式。在我国,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牵头开展的腹膜转移晚期胃癌患者的Ⅲ期多中心NIPS研究正在进展过程中,患者将以2︰1 的比例,随机进入NIPS组(PTX腹腔灌注联合S-1+PTX全身化疗)及PS组(S-1+PTX全身化疗)接受治疗,期待其提供进一步的有效证据。



目前,NIPS等转化治疗还在探索中,针对晚期胃癌的转化治疗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进一步探索及验证,期待在未来,中国参与在内的FACO 国际多中心研究及FLOT-5研究能够为胃癌转化治疗提供更多更充分的循证依据。



胃癌是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的一种恶性疾病,全球胃癌每年新增95万例,其中中国患者就占了将近一半。腹腔转移是晚期胃癌患者死亡的首要原因之一,将近20%的胃癌患者在术前或术中诊断中有腹膜转移,超过50%的T3/4期患者在根治性切除术后发生腹膜转移。

要根治胃癌,腹腔转移的治疗研究我们不会停止步伐。


往期精彩回顾

专家为您列出8点建议,帮助您更好地康复

防癌抗癌五大招,听听专家是怎么说的

【胃癌食疗篇】世界胃癌专家Sasako教授声明了最有效也最简单的饮食建议。


下一篇 : 胃癌吃出来的 多吃微量元素硒有用吗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