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圣旨金牌“驾临”西安


先睹为快
800年前,成吉思汗在欧亚大陆驰骋纵横万里拓疆,这份波澜壮阔史诗一样宏大的英雄业绩,使他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极具传奇故事的一位重要人物。11月17日,由陕西历史博物馆、内蒙古鄂尔多斯博物馆联合主办的“八百年不熄的神灯——祭祀成吉思汗的鄂尔多斯蒙古族历史文化”展览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开展,共200余件鄂尔多斯蒙古族特色精品文物亮相东展南厅,引众多观众瞩目。
让成吉思汗失落了手中马鞭的地方

走进展厅,首先看见的是对于“鄂尔多斯”这块神圣土地的介绍。黄河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经过蒙古高原、阿拉善山(贺兰山)、穆纳山(阴山)等地,形成了巨大的鹰嘴状区域,蒙古人称之为穆纳火失温,意思是“漠南山嘴儿”,这就是鄂尔多斯高原。这一区域的地理名称在蒙语中叫做宝日陶亥,即河套。该地名称几经更迭,河南地、新秦中、察罕脑儿、伊克昭盟、鄂尔多斯都曾是其称谓。


“自古以来,诸多文化在鄂尔多斯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熠熠生辉。十三世纪始,这里逐渐成为守护成吉思汗宫廷的鄂尔多斯部的故乡,成吉思汗八白宫开始在这里被供奉和祭祀。鄂尔多斯蒙古人,世代传承着对圣主成吉思汗的祭祀,忠诚地继承和保留着蒙古王朝最高祭祀文化、蒙古汗国原始宫廷文化及传统草原游牧文化的精髓,创造了独具特色的鄂尔多斯蒙古族历史文化。”据鄂尔多斯博物馆馆长窦志斌介绍,此次展览是陕西历史博物馆与鄂尔多斯博物馆展览交流项目,通过独具特色的200余件鄂尔多斯蒙古族特色精品文物,以成吉思汗与鄂尔多斯的关系为切入点,展示十三世纪以来鄂尔多斯蒙古族保留的多种民俗文物,并以此来表现以祭祀成吉思汗为核心的鄂尔多斯蒙古族的历史文化魅力。

窦志斌说,成吉思汗与鄂尔多斯这个地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首先“成吉思汗”是尊号, 汉译为“拥有海洋四方的大酋长”。最早的结缘要从1205年开始,他六次攻打西夏,其中有两次是他亲自出征,途经鄂尔多斯时,被这里的美景深深吸引,不知不觉中失落了手中的马鞭,还赞叹道:“这里是梅花鹿儿栖身之所,戴胜鸟儿育雏之乡,衰落王朝振兴之地,白发老翁享乐之邦。” 并称在这个地方“将亡之国可以寨之,太平之国可以营之,耄耋之人可以息之。”人们为了纪念此事,还专门设立了阿拉坦甘德尔敖包,用于长久的纪念和传承。

传达圣旨的信物——成吉思汗“圣旨金牌”

“鄂尔多”也作“斡耳朵”,源于突厥语,意为宫廷、宫帐、宫殿。多座“鄂尔多”就是“鄂尔多斯”(“斯”是复数)。成吉思汗时期,各万户、千户选拔成吉思汗的九员大将博斡儿出、木华黎等人以及与成吉思汗有密切联系人们的子弟到成吉思汗的鄂尔多服务。成吉思汗逝世后,大蒙古国将这些人赋予神圣使命——成吉思汗守灵人。到了14世纪,这个守护成吉思汗鄂尔多的群体被称为“鄂尔多斯部”。鄂尔多斯部担负着特殊的使命,守护、祭祀、迁移成吉思汗八白宫和成吉思汗遗物是他们的神圣职责。明代中叶(公元1460年至1496年间),河套地区因蒙古鄂尔多斯部的居住而被称为“鄂尔多斯”。因此,鄂尔多斯地区就成为保留成吉思汗文化和遗迹最丰富的地区。

尤其引人关注的是展品中的“圣旨金牌”,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一块八思巴文圣旨金牌。“这块圣旨金牌实际上是元朝皇帝给传达圣旨的人的信物。” 窦志斌说,金牌重348克,质地属于金银合金(金含量58.44%),长25.7厘米,宽8.1厘米,厚0.1厘米;圆穿外径5厘米,内径2厘米,圆穿缘上錾刻“张字九十六号”六个汉字;牌子正反两面各有两行八思巴文,意为“皇帝的圣谕是不可侵犯的,谁要违背,将会被处死。”八思巴文是元朝的国字,是忽必烈时期,其国师八思巴根据当时的吐蕃文字所创制的,主要用来取代标音不够准确的蒙古文字。

此外,展览中还有陶俑,这是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时期的代表,从外形来看有男女侍俑、马俑、骆驼俑,细微之处可以看到人物面部表情都刻画得栩栩如生。

草原民族帝王祭祀——人骨法器

在展览的祭祀文化部分,一件人头骨制成的祭祀法器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目光,据窦志斌介绍,此件展品为“人头骨嘎巴拉碗”,是“修无上瑜伽密部”举行灌顶仪式的法器,制作嘎巴拉碗用的头盖骨是遵照得道高僧的遗愿,从遗体上取下的。“这主要是由于明末清初时鄂尔多斯的宗教文化受藏传佛教影响,体现了民族文化和宗教文化独特的因素,我们也希望借此次展览向陕西的广大人民群众展示鄂尔多斯的蒙古族文化精髓。”




成吉思汗祭祀是蒙古民族的最高祭祀形式,是蒙古民族在历史长河中逐渐形成的内涵深刻、内容丰富、形式独特的原始祭祀文化和帝王祭祀文化的集中体现,也是世界上唯一延续八百年不变的草原民族帝王祭祀文化。

成吉思汗祭祀是由圣主成吉思汗宫帐为核心的八白宫祭奠、成吉思汗苏勒徳祭奠和与成吉思汗有关的祭祀圣物祭奠等组成。首先是查干苏鲁克大祭,汉译为鲜奶大祭,这是成吉思汗四季大典中最大的一个祭祀,在春季,每年农历的三月二十一,另外,还有夏季每年农历的五月十五、秋季九月十二,冬季十月初三。这样的祭祀与蒙古族的生产和生活紧密相关,是一种以萨满教为基础的庆典活动,主要祭祀天、地、祖先等。

“八百年来,鄂尔多斯部始终完整的遵循着祭祀成吉思汗的古制遗俗和蒙古皇家最高的宫廷礼仪,并恪尽职守。因此,不仅成吉思汗祭祀文化在鄂尔多斯得以不间断地保留和传承,与之相关的一些蒙古汗国宫廷贵族文化也深深扎根于这块神奇的土地上,鄂尔多斯地区是蒙古族宫廷文化活的化石宝库。”窦志斌说,当时出现了众多大型的银质宫廷生活用品,银茶壶、银碗、银玉壶春瓶等。此次展出的玉壶春瓶的造型是由唐代寺院里的净水瓶演变而来。基本形制为撇口、细颈、垂腹、圈足。它是一种以变化柔和的弧线为轮廓线的瓶类。其造型上的独特之处是:颈较细,颈部中央微微收束,颈部向下逐渐加宽过渡为杏圆状下垂腹,曲线变化圆缓;圈足相对较大,或内敛或外撇。这种瓶的造型定型于宋代,历经宋、元、明、清、民国直至现代。此件物品质地为银,银质玉壶春瓶很少见。瓷质的玉壶春瓶,属于磁州窑系,是鄂尔多斯博物馆的馆藏一级文物。

草原民族文化的异域风情

“从成吉思汗祭祀文化中延伸出了以民俗、风情、礼仪为主要内容的民俗文化,也成为鄂尔多斯的一大亮点,最具有特色的主要是在人们的衣食住行方面。”据鄂尔多斯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鄂尔多斯蒙古族服饰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其头饰是服饰中最华丽的部分,所以有“头饰之王”的美称。头饰越重,代表家庭越富足,地位越高贵。一般重量在5公斤到10公斤,最重的达到近15公斤。因为它都是由极为珍贵的红珊瑚、珍珠、玛瑙、绿松石、银等制成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跟蒙古族以游牧为主的生产生活方式有关,直接导致牧民们把自己的主要财富转换为金银珠宝佩戴在身上,以便保存、迁徙。因此,头饰就成了主要的载体。



古代蒙古族的出行主要靠马,展品中也有马鞍、马镫。马主要是用来生活生产,而骆驼则是当时边塞贸易不可缺少的运输工具。最早期的蒙古人是游牧方式生活,逐水草而居,居住在简陋窝棚里。后来,他们发明了一种穹庐式的帐幕,被叫做“穹庐”“毡房”“毡帐”等。直到十三世纪,蒙古族登上历史的舞台,才被叫做了“蒙古包”。由于蒙古包结构简单、容易拆搭、冬暖夏凉、功能强大,所以即便有了房子,蒙古人也一直处于游牧生活,直到19世纪开始,才逐渐定居,从而方便发展生产生活。同时期,慢慢发展出现了代表黄金家族历史文化的郡王府邸。总占地面积15000余平方米,融藏、汉风格为一体,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

“这些独具特色的民俗、民风造就了鄂尔多斯这块土地的异域风情,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资源。”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书记强跃说,“八百年不灭的神灯---祭祀成吉思汗的鄂尔多斯蒙古族历史文化展”于即日起至2016年2月15日免费对外开放,欢迎大家走进陕历博,共同分享草原文化的盛宴。




下一篇 : 巫新华:新疆首次发现“七”崇拜文化遗址

微信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朋友圈